墨梓離水的小粉丝

我是小小搬运工٩(•̤̀ᵕ•̤́๑)ᵒᵏᵎᵎᵎᵎ日常帮墨梓離水大大搬文,目前有执离,德哈,all面(朱一龙水仙)

【all面】暂时标记(ABO)十六

第十六章 惨遭下药

罗浮生和程慕生依然在找夜尊,哪怕毫无音信他们也没有放弃。

正在这时,两人一前一后看到了一个视频。这个视频是由一个网友上传的。视频里面,一身白色燕尾服的少年坐在地上,一张金色的面具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水里的海豚争先恐后地往他手心蹭,少年看到这场面,嘴角微微勾起。

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但是他们几个人都一眼就能认出来视频里那人的身份,是夜尊。

这视频等到他们看到的时候已经被炒得很热了,播放量超过五百万,转发量也高达五十万。评论里不少人都在研究那个少年的身份,甚至有人说他就是从画里走出来的王子。

虽然不满于夜尊的视频被曝光,但罗浮生至少知道了一个好消息。那就是夜尊回来了,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个海洋馆今天在举行开幕仪式,而井然就是特邀嘉宾。

沈嵬依旧在龙城大学上课,但是因为他这个人根本不上网,手机除了接电话和发短信就没有其他用了。所以他并没看到这个视频,哪怕听到周围的学生都在讨论一个少年,也并没有在意。

罗浮生几乎立刻就开始收拾自己,从衣柜里挑出一套他觉得最好看的衣服,换上以后就去井然家了。

再这么下去可不行,没理由好处全让井然给独占了。

这边,井然下午又得去办公室工作,放心不下夜尊,但是看着他睡在被子里那软萌的样子,又不忍心吵醒他。

井然把夜尊放到被子外面的手给塞进被子里,在他额头轻轻落下一吻,然后出了房间,轻轻地把门关上。他写了一张便利贴贴在了冰箱上,知道面面喜欢吃,一定会来冰箱看。

做完了这些,井然就出门了。

夜尊一觉睡到了下午三点过,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还是懵的。他伸手揉了揉头。他记得睡的时候没脱衣服,现在却只剩了衬衫和裤子,应该是井然帮他脱的吧。

打了个哈欠,夜尊掀开被子起来了,打开门。

“井然——”

刚睡醒的声音还带着朦胧的睡意,听着十分慵懒。

可是,没人回应他。夜尊找了一圈,发现井然又出去了。然后,他就看到冰箱上贴了个东西。

走近一看,是一张便利贴,夜尊伸手撕了下来,发现是井然留给自己的。

面面,醒了之后冰箱里有你爱吃的零食,别吃太多,不然胃不舒服。我工作去了,晚上回来,给你带蛋糕。别乱跑,万一迷路了我会担心。

                     ——井然

夜尊忍不住笑了笑,怎么会有井然这么好的人,从他被带到反抗团到现在,都没人会关心他的身体。那些人不是取笑自己身体弱就是恨不得自己能永远消失。

不过井然担心的也太多了,他可是堂堂鬼王,怎么可能迷路?

夜尊当然不知道井然担心的不是他迷路,而是被别人给拐跑了。

他打开冰箱,就看到码的整整齐齐的牛奶和各种零食。伸手拿了几包出来,坐在沙发上,开始填饱自己的肚子。

正在他刚刚吃完的时候,他听到门铃声响了。随手扯了纸巾把手和嘴擦干净,然后才不慌不忙地走了出去。

到了外面,却发现是罗浮生。他穿了一身白色的西装,不过里面的衬衫是黑色的,还有花纹,看起来像是精心打扮了一番。

罗浮生一眼就看到了夜尊,看到那样子,一时愣住了。夜尊平时梳理的柔顺的头发此时有两根翘了起来,也没打理。身上只穿了件白色的衬衫和西裤,衬衫还开了两个扣子,明明显显地看到他的锁骨。嘴唇也红艳艳的。整个人透露出一种慵懒的气息,就像是没骨头的猫。

“罗浮生,你怎么了?”

夜尊见罗浮生在发呆,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啊?没事。”罗浮生回过神来,笑了笑,“我这不是看你回来了想着来找你吗?你这几天没事吧?”

“没事啊,我只是回——”夜尊想说回地星,却咽了回去,“反正我没事。”

“没事就好。”

罗浮生听出了夜尊在隐瞒些什么,也没有追问。自从知道了夜尊是鬼王,他就有意去查了一些消息。

虽然地星的保密工作做的不错,但是难免有些遗漏的。海星上也并非完全没有地星的信息,一些古籍上仍然记载的有。

双生鬼王,生于大不敬之地,生来背负罪恶,来历不详。异能强大,长生不老,不死不灭,超脱三界。

相依相克。白被黑镇压于天柱,黑守两星安宁。

寻遍古籍,罗浮生也只整理出了这些信息,但可以肯定的是,沈嵬和夜尊就是这里面所说的双生鬼王,而白应该指夜尊,那黑就是沈嵬。一万年前,夜尊被沈嵬镇压。

可这些信息对于罗浮生来说却没有什么太大的用。他想知道更多关于夜尊的信息,但是仅仅是这只言片语,从这之后再也没有提到他的古籍,反倒提到了很多次沈嵬。他要沈嵬的材料干什么?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吗?

“要不要跟我去玩?”

夜尊眼神微妙地看了罗浮生一眼,凑在他耳边说了句:“我想去酒吧。”

温温热热的气息喷在罗浮生耳畔,仿佛半边身子都酥麻了。不过,罗浮生同时发现了一件事情,夜尊的信息素是没被标记的!!!

难道是井然不行?不可能,那天他明明闻到了。那这是怎么回事?

不过,看到夜尊那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他应该自己是知道的吧。这是不是代表他现在也可以标记夜尊?

想到这里,罗浮生的眼里似乎泛起狼光。

“你吃饭没?要不要我先带你去吃饭?”

“也行。”

夜尊轻悠悠地点了点头。现在他已经完全把井然的嘱咐给忘到脑后去了。

只是罗浮生明显不可能带着夜尊去程慕生的饭店找堵,而是另外找了一家饭店。

酒足饭饱之后,已经差不多晚上六点了。

现在正在慢慢立夏,天黑的也越来越晚,都六点了天还没完全黑。不过,城市里总有些纸醉金迷的地方,五彩的霓虹灯早就亮了起来,各种店的招牌上也在闪闪发亮,刺激着人的视觉。从店里传出喧嚣的声音,将这一片空间彻底点燃。

罗浮生带着夜尊来了一家比较干净的酒吧,他经常来这儿喝酒。

柜台里有几个男的调酒师在调酒,各种颜色的酒水从他们手中的杯子里倒出,混搅,反应,诞生出新的品种。酒吧里面到处都是人,舞池里挤了一大堆人,嘈杂的音乐声直击人耳。

罗浮生走在前面,硬生生地挤出一条通道,护着夜尊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你先在这儿坐一下,我去拿酒。你会喝酒吗?不会我就只拿我自己的了。”

“想的美!我当然会喝酒!”

夜尊嘴角微勾,他怎么可能不会喝酒?

“行!那我去拿酒。”

罗浮生笑了一声,又挤了出去,走到柜台,从调酒师的手里拿了两杯酒。不过给夜尊的那一杯特意要了杯度数低的,他怕他喝出什么事来。

回来之后,夜尊从罗浮生手里接过酒杯,端起来喝了一口。不过入口之后完全不像酒,倒像是果汁,酸酸甜甜的。夜尊不禁怀疑罗浮生给动了手脚。

罗浮生还没来得及喝一口酒,就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有人打电话来了。

他拿起手机按了接听键,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脸色越来越黑。说了一句“你们等我”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那个…出了点事,你先在这儿等我,不要乱走,我马上就回来。”

“你去吧。”

夜尊看到罗浮生脸上的忧虑,心里鄙视不已,他堂堂鬼王难道还打不过这些普通人吗?莫说在海星,就算在地星他也是最强的,只要不遇上——那个人。

罗浮生心里着急,见夜尊答应了,又想到他的异能,才算是放心了。他拿了外套就冲了出去。

活的不耐烦了!敢动他的人,还打扰了他和夜尊相处的时间,等着看他怎么收拾他们!

这边,罗浮生刚走,暗处隐藏的人就开始暴动了。夜尊刚一进来,他就注意到他了。啧啧啧,没想到今天居然能碰上这样的极品!

薛祁一向嚣张惯了,家里这一辈就他一个男孩,家里人自然宠着他。生性风流,平时没少干混事,但是有家里人给他撑腰,从来没出过事。他也经常晚上出来“狩猎”,看上了就直接下手,事后那些人也是敢怒不敢言,敢言的都已经不能言了。

不过,偏偏薛祁被家里人宠得蠢笨如猪。薛家是商业家族,但也才兴起两代,根基不稳。薛祁喜好玩乐,从没有接触过公司事务,家里人也没逼他。他平日里接触的都是一些商业大佬,所以,他根本就不认识罗浮生!他听过洪帮帮主罗浮生的威名,但是不知道刚刚一直陪着夜尊的那个嬉皮笑脸的男人是罗浮生。这也注定了他之后悲惨的命运。

只需要他一个眼神,服务员就心领神会。虽然心里同情这个美人,但是他也惹不起薛祁,所以只好把下了药的酒给夜尊端了上去。

夜尊倒是完全没起疑心,他也不知道这种地方居然还会有人给自己下药。他端起酒,几口就喝完了。

薛祁看着夜尊把下了药的酒全都喝完了,眼里露出淫邪的光芒。他一只手还搂着一个穿着性感的美女,眼睛却一直盯着夜尊。

夜尊喝着喝着觉得有些不对劲,头脑越来越昏沉,视线开始模糊。他这是醉了?不,不像。身体内部传来熟悉的热潮,夜尊在心里骂了声。该死!居然被暗算了!

他倒是没想到居然有人敢给自己下药。

不知何时,面前出现了一个陌生男人。一看就是那种风流的人,估计还肾虚,黑眼圈都多重了,长的也太磕搀了。这时,夜尊终于发现原来不是所有人都像他遇到的几个男人一样长的好看。

薛祁慢慢将手伸向了夜尊,岂料,那只手还没碰上夜尊的身体,就被他一把抓住了,干净利落的一扭,就听的一声脆响,骨头断了。

夜尊站了起来,嘴角依旧勾着熟悉的弧度,怎么看怎么邪魅迷人。

很好,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想收拾一个人了,这是你自找的。

“你你你——你快放开!”本来就没多好看的面孔因为疼痛而扭曲,显得更加丑陋。

“你胆子倒是挺大的,居然敢给我下药。”

夜尊的眼睛里闪现出嗜血的光芒,手上更是用力了几分。

薛祁渐渐恐慌起来,大概没想到夜尊居然是练家子,他用尽力气将手从夜尊手里抽出来。

一声令下,早就在外面待着的保镖冲了进来,至少得有五六个人,都是彪形大汉。

“给我上!把他给我抓起来!”

薛祁吼完退了几步躲到了一边,居然敢打伤他,他等会儿一定要这人好看!

夜尊看着这几个人,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甚至还无意识的勾了勾舌头。

罗浮生回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面,周围的人全都退开,夜尊身旁多了一个包围圈。五六个凶神恶煞的彪形大汉撸起袖子,看样子立马就要动手,旁边还站了一个正捂着自己手腕的男人。夜尊被围在中间,显得娇小玲珑。一身白衣,嘴角微微勾起,舌尖还打了个转,怎么看怎么迷人。

不过,他刚刚才解决了事情,把那些不长眼仗势欺人的兔崽子给揍了一顿。怎么刚回来又看到有人要欺负他的心上人呢?

不再多说,罗浮生直接走进了包围圈,来到夜尊旁边。

“他们欺负你?”

夜尊见到罗浮生,不知为何心里有了一丝慰藉,对着罗浮生笑了笑。

“那个男的给我下了药,我捏碎了他的手腕,他又叫了人。”

听到“下药”这个词,罗浮生蓦然转向薛祁,眼神都变得狠辣起来。下药?他护了这么久的心尖尖上的人,他一直追都不敢动这种心思,这个人居然敢给他下药!还妄图染指他!

薛祁猛然感受到一股犹如实质的杀人目光,他本能性地缩了缩。

罗浮生看到那个男人一直往后躲的动作,心里更是鄙夷,就这么个玩意儿也敢肖想他罗浮生的心上人?

“放心,一切有我,交给我来处理。”

接下来的事情完全不用夜尊插手,罗浮生对上六个人,丝毫不输气场,完全是单方面的虐杀。身为黑帮的帮主,罗浮生从小就开始练武,到了现在,他可以夸口是龙城第一强。当然,排除沈嵬那种变态的有异能的人。这几个人他还不放在眼里。

仅仅几分钟,刚刚还嚣张跋扈的几个男人就全都被打趴下了,身上脸上到处都挂了彩。

罗浮生一眼就看到了想要逃跑的薛祁,两三个跨步就把人堵在了门口,直接从随身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枪抵在他脑袋上。

“你——想要干什么?我告诉你杀人是犯法的!你要是杀了我你自己也得进去!”

这话听着凶狠,实则薛祁早就被吓破了胆,声音都在颤抖。

罗浮生听了这话也只是轻蔑一笑,完全不把他的威胁放在眼里。

“老子在自己的地盘杀人,谁敢来抓老子?”罗浮生又把枪口往前抵了抵,“敢动我罗浮生的人,你胆子挺大的啊!”

“罗——罗浮生!你是罗浮生!”

听到这个名字,薛祁只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腿都软了,支撑不住跪了下来。

谁不知道罗浮生是龙城一霸?洪帮是龙城最大的黑帮,但也跟白道关联甚多。不仅连公安部门都忌惮,就连政府也得让他三分。更为诡异的是,洪帮创立至今,受到不少百姓的支持。在龙城,谁见了他不得忌惮三分?

别说他今天杀了自己,哪怕把那几个保镖也一起杀了恐怕也啥事没有,政府的人根本什么话都不敢说。

“你可以说说你的身份了。”

罗浮生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手里握着的枪半分都没有松。

“我我我…我是薛祁,薛家的少爷。”

任谁被枪这么抵着,心里都得害怕。

“哪个薛家?”

“家父薛福。”

“哦——原来是薛福的儿子啊…”

罗浮生是想起了这么一个薛家,不过看来,也用不着留了。

“我数三二一,你立马给我滚!不然子弹不长眼。”

罗浮生收回了枪,他又不傻。虽然那群政府里惯会打官腔的人不会对他怎么样,但是这种公共场合杀人的事情,还是能少就少,少些麻烦也省力。杀人嘛,等没人的时候偷偷的杀就行了。

其实罗浮生已经很久没杀过人了,但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碰夜尊。连罗浮生他自己都要百般讨好穷尽方法追求的心上人,哪儿轮得到他来欺负?

“三——”

听到这话,薛祁连忙冲了出去,那些保镖也从地上爬起来,跟了过去。这下连二和一都省了。


评论(9)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