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梓離水的小粉丝

我是小小搬运工٩(•̤̀ᵕ•̤́๑)ᵒᵏᵎᵎᵎᵎ日常帮墨梓離水大大搬文,目前有执离,德哈,all面(朱一龙水仙)

【all面|朱一龙水仙|ABO】暂时标记(十八)

第十八章  暗潮汹涌

另一边,井然回家之后发现夜尊又不见了。立刻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桌子上还有夜尊没收拾的垃圾。他会不会又走了?明明留了便利贴的。

突然想到自己家外面装的有监控,井然连忙调出监控。

在看到里面的画面时,井然阴恻恻地笑了。罗浮生,又是你!

不过好歹夜尊是跟罗浮生一起走了,不是像上次一样消失了,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但是,一直等到日落西山,弯月高挂,井然也没有等到夜尊回家。有罗浮生在,他肯定不会出什么事,只是心里一直慌得很,总觉得会出什么事。

最后,禁不住困意来袭,井然慢慢睡着了,还坐在沙发上。

程慕生也在网上看到了视频,但是最近他的店里一直都很忙,根本就抽不出时间。因为这事,他的心情很差,少有的发了几次脾气,严厉批评了几次店里的员工。

沈嵬再一次来到了地星的入口,不过这一次他仍然进不去。但他伸手用黑能量探测的时候却发现不久前有人从地星出来过。除了弟弟,还有谁会在这个时候来海星?

只是不知道那几个男的那边怎么样了,弟弟是不是又去找井然了?

第二天早上,罗浮生迷迷糊糊地感觉到有人压在他身上,一睁眼,却发现是夜尊。他嘴角正噙着一抹笑,看他的眼神好像发现了什么有趣的玩具。

“你怎么醒这么早?不多睡会儿吗?”

罗浮生伸手想把夜尊抱进怀里,岂料夜尊直接躲过了他的手,瞬移到了床下。

“罗浮生,是你醒的太晚了,现在都几点了。我要回井然那里去了。”

夜尊说了就准备走,罗浮生直接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紧紧地拉住他的手。

“你怎么还要回井然那儿去?”

自己好歹也是龙城一霸,居然被自己的omega嘲笑身体不行,这也太丢面子了吧!不对!这个omega可是鬼王啊!

这么想着,罗浮生心里又好受了些。

“为什么不回去?”

夜尊回过头来看了看罗浮生,脸上全是疑惑的表情。

“你现在是我的人啊!我可以养你,宠你,为什么还要去找井然?”

罗浮生的脸上甚至带了分委屈。

“你养我宠我?跟井然对我好有什么冲突吗?跟我回井然那里有什么关系吗?”

没有人给夜尊教过生理知识,夜尊也从来没有被人爱过,指望他明白这些最基本的常识是不可能的。以前夜尊只在意哥哥一个人,根本不会把注意力放到其他人身上。现在有了井然和罗浮生他们,也算是在慢慢接触到正常人的生活。只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其他三个人都没有告诉夜尊这方面的事情。

罗浮生对上眼前人那双清澈的眸子,实在是没法发火。只能在心里把沈嵬和那些欺负过夜尊的坏人揍个一万遍。他家面面以前过的都是什么日子!知道他是真的不明白这些事情。罗浮生无力的同时又感到心疼。说他为恶,作恶多端,可偏偏堂堂鬼王在生活和感情方面却干净的如同一张白纸。

“不说这些,先去吃饭怎么样?你起了个大早,应该还没吃饭吧。”

夜尊的肚子很给面子的叫了一声,夜尊抬头看了看罗浮生。

“嗯。”

罗浮生立马穿上衣服,带着夜尊来到了客厅里,吩咐人去做饭。

罗浮生刚抬头,就看到夜尊脸上又多了个面具,咂了咂嘴。

“面面,你怎么又把这面具戴上了?你长的这么好看挡住干什么?”

夜尊皱着眉头,往前倾了一步,鼻头还怂了怂。

“不许叫我面面!我叫夜尊!”

殊不知这模样在罗浮生看来就像是一只奶凶的小猫在挥舞着它的小爪子,罗浮生眼里带着浓浓的宠溺。

“面面这名字多可爱啊,为什么不能叫?”

“我不想听到这个名字。”

夜尊眼里充满不屑,我可是堂堂鬼王!怎么能叫我这么掉价的名字!

“不叫面面那叫什么?阿夜?小夜?夜夜?还是尊尊?”

罗浮生一把环抱住夜尊劲瘦的腰肢,把他拉到了自己怀里坐着。

两人之间的距离接近为零,彼此呼吸都能感受到。

夜尊一时不慎着了道,抬眸怒视着罗浮生,又听到那些能腻死人的称呼,更加生气了。

“叫我夜尊!”

“好的,面面。”

罗浮生笑得更加大声了,他怎么能这么可爱?眼见着人又要生气,连忙从盘子里拿了块糕点塞进了夜尊嘴里。

夜尊还未脱口而出的责骂就这么被堵在了喉咙里,嘴里充满了一种甜甜的味道,忍不住诱惑咬了一口。意外的好吃,连刚刚的怒气都被抚平了,眉头舒展开来。

其实夜尊小时候对甜食并没有这么大的喜爱,是后来才慢慢养成的。他经常被欺负,生活太苦了,吃甜食会让他感觉好一点儿,至少嘴里不苦,心里也可以有点慰藉。

“怎么样?好吃吧?”

罗浮生眼睛很亮,好像有光。

夜尊看似纠结地点了点头,那模样就像是一只傲娇的小猫咪抬起高傲的头颅,把目光施舍给面前的人。

没一会儿,饭菜已经上来了,两人开始吃饭。罗浮生一直在给夜尊夹菜,反倒是自己没吃多少。

吃完饭后,罗浮生带着夜尊去找井然,岂料,刚到门口,井然就出来了。

井然的黑眼圈昭示了他一夜没睡的事情,眼里甚至带了血丝。他一直在看着监控器,就等着面面回来,只是没想到后面还跟了个罗浮生。

“回来了?”

井然依旧笑了笑,只是那笑看着多了分勉强。

夜尊看到井然这模样,心里居然有点难受,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只是心不舒服。就连目光也带了分心虚,不敢看向井然。

“嗯。”

“吃饭没?”

井然走几步走了过去,把夜尊头上一缕凌乱的发丝整理好,将他的手握在手里。

“吃了。”

夜尊点了点头,头低着,就像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

“那就好,回家吧。”

井然牵着夜尊的手,往里面走去。

罗浮生一直在一旁看着,这能让井然把面面带走吗?那他不就没机会了?

“井然!”

“什么事?”

井然转过了身,看着罗浮生。脸上依旧是一副笑容,但正是这样才更不好对付。

罗浮生心里明白这点,但是现在他都已经标记了面面了,让他放弃就更不可能了。

“你应该一夜没睡了吧?要不你先去睡一觉?我带面面出去玩。”

“不麻烦你了,罗帮主。”

井然唇角的弧度更大了,实则心里恨不得直接杀了眼前的人。

他就知道不会发生什么好事!面面现在被罗浮生标记了,事情更加复杂了。Alpha对于情敌都是有着天然的敌意的,但是井然明白自己的优势,他也知道该如何才能一步一步加深自己在面面心中的地位。所以,他必须克制住冲动,选择对自己更有利的方法。

小坏蛋,你怎么那么惹人爱啊!

夜尊见这场面敏感的察觉到一丝不对劲的地方,他扯了扯井然的衣角。

“井然,那个——你先去睡一觉吧,你下午还要工作。下次我要是不回来我会提前跟你说的。”

夜尊完全没意识到他根本不需要跟任何人汇报他的行踪,只要他想,随时都可以去任何地方。

井然褐色的瞳孔愈发幽深,无奈地叹了口气,也知道这算是又迈进了一步,自己在面面心里的地位又提升了一点。

“记住,玩够了就回家,我永远会等你。你不回来我会担心你,我会一直等你,直到你回来。知道了吗,面面?”

“井然,你对我真好。放心吧,我会回来的。”

夜尊红了眼眶,他清晰的感受到井然需要他,关心他,这让他心里某个地方开始发生了变化。

“乖,照顾好自己。”

井然揉了揉夜尊的头,在他眉心落下一吻,笑了笑,然后就进去了。

夜尊看着井然的背影,目送着他进去。

一旁的罗浮生看到这过程,脸色黑了。心里不断在骂井然,无耻!太卑鄙了!居然以退为进,以此来蛊惑面面!

井然!我跟你没完了!我就不信我堂堂洪帮帮主罗浮生会输给你一个建筑设计师!

“罗浮生,你怎么了?”

夜尊转头看到了罗浮生冷凝的脸色。

“啊?没事啊!我带你去玩,走吧。”

罗浮生收了戾气,对着夜尊笑了笑,拉着他的手上了自己的车。

另一边,别墅二楼,井然透过窗口看到门口的车子渐行渐远,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小坏蛋,你一定会是我的。


评论(7)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