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梓離水的小粉丝

我是小小搬运工٩(•̤̀ᵕ•̤́๑)ᵒᵏᵎᵎᵎᵎ日常帮墨梓離水大大搬文,目前有执离,德哈,all面(朱一龙水仙)

【朱一龙水仙】面面一家的两三事(五)

第五章  无垢山庄

江湖最近又掀起了一片风云,短短一个月时间,一个新势力凭空出现,那就是无垢山庄。随着无垢山庄的崛起,江湖传言也是沸沸扬扬。

传闻,无垢山庄背后有一个强大的势力在支撑。传闻,无垢山庄的财力富可敌国。传闻,无垢山庄的主人是一对兄弟。传闻,无垢山庄的庄主武功盖世。传闻,无垢山庄里面的机关精巧,体系庞大,若是擅闯,只怕没命回来。

那么这些传闻都是怎么流出来的呢?一批又一批的江湖人受命去探无垢山庄的虚实,却都没了命回来。但是这么大个山庄,仆人护卫肯定多,难免有些人混了进去。

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沈连城是怎么建立起这么大个山庄的呢?首先,肯定不是白手起家。他们鬼王家可以说是世界首富也不为过,沈嵬在把他们扔到这里时给他们留了钱,当然是黄金白银什么的,现代的钱币在这儿肯定不管用。再加上沈连城之前赚的一些钱,所以完全不愁本金。

至于武功,沈连城发现所谓的内力其实跟黑能量运转的方法差不多。他们兄弟俩完美继承了双生鬼王的异能,所以对黑能量的运转早就熟悉了。稍加转换,就成了这个世界的武功。

此时,无垢山庄里,却在上演着这么一幕。

沈连城看着坐在对面的弟弟,眉头紧皱。

“弟弟,你现在不能出去。等过段时间局势稳定了我再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可是,哥哥我很厉害的。我来了这么久了,就没出过无垢山庄的门,我好无聊。”

沈城璧一脸认真的模样看起来有种反差萌,在这儿待久了,自然想出去看看。正像沈嵬说的,沈城璧像沈面,有玩心。

“哥哥知道你厉害,但江湖险恶,外面坏人多。”沈连城自是不放心弟弟的,这段时间他忙里忙外的,那些武林上有名的人都过来拜访。不就是多了个山庄吗?值得他们每个人都来探访一遍吗?

“爸爸不是说让我们来历练吗?成天待在山庄里面,怎么历练啊?就是要遇到坏人才好啊。”

沈城璧看着哥哥,眼里全是祈求。

“过两天我再带你出去好不好?”沈连城心里无奈,却又只能先这样哄着弟弟。

最终,沈城璧还是没能让哥哥同意。

但沈连城万万没想到,一向乖巧的弟弟居然会做出离家出走的事情。

当冰冰来他房间告诉他少爷不见了的时候,沈连城吃了一惊,立马就跑回了房间,却没有看到熟悉的人影。

沈连城继承了沈嵬的优良基因,坑蒙拐骗用尽了方式让弟弟跟他一起睡,十八年来都是这样。

走进房间,桌子上放着一封信,沈连城拿了起来。信封上写着“哥哥 亲启”。

打开信,取出信纸,里面的内容映入眼帘。

“哥哥,我要去江湖历练几天,等我玩够了我就回来了,不用担心我,我很快就回来了。”

沈连城捏着信纸,本来平整的纸被他捏的皱皱巴巴的。面露愠色,周身充满了低气压。

小崽子胆子肥了,居然敢私自离家出走!外面那么危险,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生气归生气,沈连城还是立马让冰冰清点房间里的东西,自己则是去抓人。

因为兄弟俩都会瞬移,所以一时之间还真找不到人。无垢山庄的护卫找了半天也没找到,直把沈连城气的破口大骂起来。

确认弟弟带走了足够的钱和衣服后,沈连城稍稍放了点心。

双生子之间的心灵感应只能让他感受到弟弟现在没事,黑能量若是距离远了也探测不到人。沈连城只能静下心来,找寻线索追去。

现在他觉得爸爸是无比的幸运,大不敬之地阴沉昏暗,无人敢闯。一万多年来就只有他和妈妈两个人在。但是其他地方却满是人,从小时候,到现在,弟弟一直都是受欢迎得很,要不是自己在身边守着,估计早被外面的那些人给拐了去。

沈城璧离开无垢山庄之后,先是进了一家酒馆。正巧了,吃饭的时候就碰上了闹事的。看样子是那群人在店里丢了什么东西,怀疑是店家给做了手脚。

沈城璧在一旁听了一会儿,大概也了解了事情经过。那帮人是护送什么东西的,结果这伙店家勾结人偷了东西,现在他们没法向雇主交代,只能对店家施压。

他的爸爸是两星闻名的黑袍使,护一方和平。妈妈也是三界有名的大人物。从小的熏陶让沈城璧养成了良好的价值观。他觉得今天这事,他必须插手管一管。

那两方人也没想到突然会有个人插进来,再加上沈城璧故意吓唬那个女店家,两方都没把他当好人。

这也就算了,谁想到那边领头的那男人还对沈城璧出口不逊。沈城璧从小就是被人捧着长大的,哪儿受过丁点委屈?做事也是随心所欲的很。因为他们是这世间特殊的存在,超脱三界,所以自然带了分藐视凡尘的高傲。

在大不敬之地的日子,为了历练,外面的那些幽畜也是很多都死在了他的剑下。人命,对于沈城璧来说不值一提。

因而,当他随身的匕首染上血时,沈城璧还是笑着,宛若君子。

剩下的人面对他时自然如临大敌,沈城璧也没了待在这里的心思,直接走了。

一身白衣的少年,面容俊美,可偏偏杀起人来毫不手软。

但众人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只见刚刚的那个少年又回来了!不过——怎么换了一身衣服?

沈连城追查到消息,立马就赶了过来,但是四处寻找却没在酒馆里找到弟弟。拉了一个人就开始询问。

“请问,阁下有没有看见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年,十八岁左右,与我的相貌一模一样。”

“刚—刚刚走了。”被抓的那个人都被吓破了胆,指着门口的那根手指颤抖不已。

“多谢。”

来不及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沈连城就追了出去,但是依旧没有找到弟弟。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