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梓離水的小粉丝

我是小小搬运工٩(•̤̀ᵕ•̤́๑)ᵒᵏᵎᵎᵎᵎ日常帮墨梓離水大大搬文,目前有执离,德哈,all面(朱一龙水仙)

【夜面】黑暗中的双面缘 by墨梓離水(一)

※本文夜尊为面面的另一部分,相生相依,共存一体。万年之后,夜尊从面面体内脱离出来,有了独立的躯体。

※面面是那个小阔怜面。夜尊是一个强大的个体,占有欲爆表,暗黑病娇程度满星。

※两人一起联手对付沈巍,所以,虐沈巍,没话说。

※如不能接受以上条件,手动退出,好走不送。


第一章  生死存亡的危急时刻

阴沉的夜,寂静的山林,却传来了打骂的声音。响亮的巴掌声听起来格外骇人,还有重物砸到地上的声音。男人的咆哮和责骂的声音在这片空地响起,一直传到很远。

“废物!不愧是全家死光被亲哥哥抛弃的废物!”

听到这话,一直站在旁边挨打的少年并未出话反驳,只是暗暗咬紧了牙关,嘴角还有鲜血,印在如白瓷般的肌肤上。

“不过你放心,不管你那个亲哥哥跑到哪里,我都会把他抓来。你们兄弟俩一个都跑不了!”

这话却像是触碰了什么机关,让一直隐忍着的少年突然发了狂。那双眸子里布满血丝,双目赤红,凌厉的眼刀甩到对面的中年男人身上。

“我的哥哥,只能由我来亲手杀死。”

少年的声音十分好听,残留着孩童时期的软糯,又有少年时期的清越。

夜尊伸出双手抓住了贼酋的脖颈,使尽了力气,可是他那点绵软的力气哪里够杀人?反被贼酋给扼住了咽喉。

“就凭你,也敢对我动手?”

呼吸到的空气越来越少,甚至胸腔都开始发疼,窒息的感觉让夜尊大脑一片空白。

却在这时,一个醇厚低沉的声音从脑海里传来。

“面面,让我来,放心地把身体交给我。”

还来不及思考,他的意识就开始模糊,整个人都像是飘到了云端。

一阵痛苦的嘶吼声响起,众人只见原本没有异能的夜尊突然觉醒了异能,竟然开始吞噬贼酋。

那一头黑发顷刻之间变白,在黑暗的环境中格外显眼。

原本异能强大的贼酋居然就这么被夜尊给吞噬了。

夜尊的时间不多,他积攒了十几年的能量全用在解决这个人上了,能量完全透支。身体支撑不住,只能跪在了地上。

胃部传来恶心的感觉,两三缕银发飘到他眼前,他才看清楚原来他的头发变白了。不过,还好,还好替面面解决掉了那个一直欺负他的讨厌的男人。

夜尊的意识又陷入了沉睡,沈面清醒过来,却发现了周围的人都在看着他。身体习惯性地往后缩,抬手挡住自己的额头。

周围的人突然叫了一句“老板”。

沈面颤抖的身子这才止住了,挥手之间居然发现自己觉醒了异能!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是夜尊吗?是他帮了自己?

多少年了,从出生到现在,他一直渴望觉醒异能。因为没有异能,他害怕哥哥会因为自己是他的累赘而抛弃他。因为没有异能,在受欺负时他只能默默忍受。因为没有异能,他受了多少苦多少罪!这些都是旁人想象不出来的。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他终于觉醒了异能。

一个金色的面具出现在了沈面面前,他伸手接过面具,抬手抹去嘴角的血痕,将面具重新戴在了脸上。

“夜尊?你没事吧?”沈面在心里呼唤着那个人,却久久得不到回应。

沈面的内心出现了恐慌感,他怕那个人出事。

第一次听到那个人说话,是自己还没被哥哥抛弃的时候。起初他还以为是他出现幻觉了,直到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三四次,沈面知道,不是幻觉。

但是他不敢告诉哥哥这件事,他害怕哥哥会因此觉得他不正常。

那个人一点也不像个孩子,总是一副大人的口吻和语气。他告诉自己他是自己的另一部分,就住在他的心里,只是他暂时没办法脱离自己的身体。

那个人跟自己完全不一样,他强大,霸道,坚强,勇敢。但他却会一直陪着自己,听自己讲话,跟自己聊天。虽然每次在自己说哥哥有多好的时候他总是会发出嘲讽的声音。但是沈面很开心,有这么一个人一直陪着自己。

那天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忘不了的梦魇,哥哥抛弃了他。哥哥终于受不了他这个累赘的拖累,把他抛弃了。

如果不是那个人一直安慰自己,自己根本就振作不了。后来的日子简直如同人间炼狱,反抗团的人对他非打即骂,还嘲讽他是个没有异能的废物。

这段日子里,唯一的温暖就是那个人。他会在自己受伤时心疼自己,会在自己难过时安慰自己,会一直陪着自己,不论是白天,还是晚上。

那个人说:

“该死!他们居然敢这样欺负你!等我能掌控身体了一定要他们好看!”

“别怕,有我在呢。就算世界抛弃了你,我也与你同在。”

“疼吗?一定很疼吧。你现在的疼痛我到时定要叫他们百倍千倍地奉还!”

“什么废物?面面只是异能还没觉醒。他们才是废物!”

“面面,你再等等,我很快就攒够能量了。到时候我就能塑造一个新的身体,我可以保护你了。”

“面面,让我来,放心地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要是那个人出了事,沈面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他知道,夜尊提前动用了他攒的能量,不然他现在还不能掌控自己的身体。

“夜尊?”

一声又一声的呼唤在心里响起,透露着主人的无助与恐慌。

沈面那张被面具遮着的脸被泪水打湿了,眼里还泛着泪花。

“面面,不许哭。”一个微弱而又无力的声音响起,“对不起,我要沉睡一段时间了。还好我帮你觉醒了异能,再也不怕有人欺负面面了。”

“嗯,你睡吧。”知道夜尊肯定受了伤,需要休养,沈面在心里点了点头,“我不哭。”

夜尊听到沈面的回答,才放了心,意识陷进了沉睡里。

那道气息虽然微弱,却始终感受得到,沈面微微松了口气。

自那日起,沈面便改了名。他觉得夜尊既然是他的一部分,却不能支配他的身体,有些对不起他,所以改成了他的名字。另外也是,想要抹去那些伤心的痕迹。

当时夜尊听到他的想法时,也只是笑了笑,但沈面从那笑声里听得出当时他心情应该很好。

夜凉如水,天上的月亮还是那么暗淡,林间还有不知名的鸟在鸣叫。而反抗团,现在已经易了主。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