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梓離水的小粉丝

我是小小搬运工٩(•̤̀ᵕ•̤́๑)ᵒᵏᵎᵎᵎᵎ日常帮墨梓離水大大搬文,目前有执离,德哈,all面(朱一龙水仙)

【夜面】黑暗中的双面缘(二)

第二章  被压天柱

沈面带着反抗团的人出去了,但他万万没想到就在这天他的生活又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黑一白两个人影打了起来,两个人都戴着面具。

沈面听说这人是那边的黑袍使,看来确实有几分能力。

过了数招,两人还没分出胜负。刀锋一闪,沈面脸上的面具就被割成了两半,落到了地上,那张脸露了出来。

却没想到,一声“弟弟”将沈面的动作给打断了。

看着那人取下了面具,沈面连眼睛都没眨一下。熟悉而又陌生的容貌让沈面吃了一惊,“哥哥”这个称呼脱口而出。

两人对视良久,两双眸子的目光交汇。

十几年来,沈面想过无数次他们重逢的场面,想那时他要说些什么。他想问哥哥为什么要抛弃自己,想向哥哥诉苦,告诉他自己这些年过的有多苦,想得到哥哥的安慰,哪怕只是一句话。

可真正到了这时候,沈面却发现,那些话全都堵在了嗓子眼,一句话也出不来。

原来,没了自己,哥哥过的这么好,甚至成为了万人敬仰的黑袍使。他有了部下,有了朋友,不再是只有一个病弱弟弟的少年。原来,没了自己的拖累,他过的更轻松,更好。

但沈巍没给他思考过多的时间,不可置信的目光落在沈面身上。

“弟弟,你——居然是反抗团的首领。”

沈面立马慌了,他不想让哥哥误会自己。

“不是的,哥。不是这样的。”

沈面拉着哥哥的手,跪了下来。心里的委屈全都涌了上来,竟是哭了出来。

“那个贼酋,他控制了我,让我替他卖命。这么多年,我找你找得好辛苦啊!”

沈巍蹲了下来,伸手搭上了沈面的肩,他在愧疚。

但沈面没想到,接下来他会听到这样一句话。

“对不起,弟弟。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

沈面头埋的更低了,沈巍的话像是一把利刃,在他的心上剜。

原来,这么多年,自己对于哥哥来说就是一个死人吗?还是说,哥哥希望自己已经死了——

也是,有谁会喜欢一个没有异能,还动不动就生病的弟弟?自己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累赘吧。

多少次的生死存亡一线间,就是找到哥哥的念头支撑着他活了下来。若是没有夜尊,若是自己再懦弱一点,那么自己可能早就死了千百回了吧——

那边的赵云澜解决了对手,听到这话,惊讶的转过头。

“弟弟?他是你弟弟?”

变故就在这时发生,积压了多年的怨气和委屈让沈面昏了头。

“怎么会?该死的人,是你。”

下一刻,突然被攻击的沈巍直接倒在了地上,脸上还带着不可置信的疑惑。

却没想到,这时,四圣器突然出了乱,从箱子里飞了出来,在空中旋转着。时空裂缝被打开了,赵云澜也是时候该回去了。

沈面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突然觉得自己异常可笑。他的亲哥哥,对一个外人那么紧张。物是人非,十几年的时间足以改变很多事情。

或许,自己本来那时就应该死了。一直以来的信念破碎,自己于哥哥而言就是个多余的存在。

在哥哥心中,终究还是外人更重要一些。可在我心里,哥哥以外的任何人都不过是沙砾芥子。

自从你当年离我而去,我就戴上了这个面具,就为了不想看到这张和你一模一样的脸。

沈巍的心神全在昆仑身上,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亲弟弟陷入危险。

直到一个恐慌的声音响起,才拉回了他的神智。

“哥!救我!”

沈面被一股强大的吸力控制着身体,他立马就看向了沈巍,伸手想要让哥哥救他。

他看到,哥哥在犹豫,他不想救自己吗?

但是很快,他的手就被哥哥拉住了。这时,沈面心里还是高兴的。这是不是说明,哥哥还是在乎他的?

一番生死较量,就这么展开。拉锯战持续了整整几分钟,最终,那两只手还是松开了。

这边,沈面坠入了无底深渊。那边,沈巍仍旧站在原地。

沈巍的眼前还映着弟弟的眼睛,失望,愤恨,不甘,以及脆弱。那双眼睛说了太多东西。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没有抓住弟弟,地面塌陷,只能看着弟弟坠下去。那只还伸着的手似乎还在向自己求救。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呢?

天柱之中,一片黑暗,没有一点光亮,一片寂静,没有一点声音。

沈面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反应,他的哥哥,又抛弃了他。第二次了,这是第二次抛弃他了。

寂静的空间,突然传来一声清响,像是雨滴落在地上发出的声音。

原来,沈面哭了。泪水滑过脸颊,滴在了地面。若是平时,这声音肯定听不到,可正因为这里一点声音也没有,所以仅有的声音才会被无限倍放大。

黑暗中,一身白衣的少年双膝跪在地上,双手撑在地上。银灰色的长发散了,末端都没到了地上。看不清少年脸上的表情,但是从那颤抖的身子和哽咽的声音可以略知一二。

一片黑暗中,根本没有时间的观念。不知道过了多久,沈面才听到除了自己之外的其他声音。

“面面,不是答应了我不哭的吗?”

夜尊苏醒了。

沈面没有回答他的话,夜尊开始打量起周围的环境。

“怎么我就睡了几天,面面你就把自己折腾到这种地方来了?”

沉默半晌,终于有了回应。

“夜尊,我好怕,这里好黑。”

得到回应,夜尊松了口气。

“不怕,有我在呢。”

夜尊开始查看起沈面的记忆,却被这些画面给惊到了。

“我早让你放弃找你那个哥哥,你非不听我的!你看看他都把你害成什么样了!”

“不是的,哥哥他只是不小心没有抓住我,他是想救我的。”

“如果他在乎你,为什么会不来找你,任你在反抗团受欺负?重逢时,他没有注意到你为什么有了异能,为什么头发白了,他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质问你!这么多年,他早就以为你死了!你在他心里的地位连那个昆仑都不如!”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哥哥不会这样对我。”沈面依旧在欺骗自己,自己心里明白是一回事,被别人给赤裸裸的说出来又是一回事。

本来泪痕还没干,现在眼泪又像断了线一样地往下流。

“现在我们被关在这里出不去,也不知道会被关多久。”夜尊心下了然,一下子让面面放弃哥哥是不可能的。

“我不知道——”

“这鬼地方哪是人待的!简直欺人太甚!”

“夜尊,我怕黑。”

“我知道,有我在。你闭上眼睛,就当是睡觉了。”

“可是我睡不着。”

“多闭一会儿,就睡着了。”

“我们现在这样,你还能积攒能量吗?”

“可以,”不过要费力些,花的时间也更久。

“那就好。”

“放心吧,我会想到办法让你出去的。”

“你能不能给我说说你的来历?”

“不是说过很多次了吗?我是你的一部分,就住在你心里。”

“那——你究竟是我的哪一部分?”

“我是你缺失的那一部分,你没有的,我都有。”

“哦。”

……

不知不觉,沈面的哭声已经停止了,只剩下两人的交谈声。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