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梓離水的小粉丝

我是小小搬运工٩(•̤̀ᵕ•̤́๑)ᵒᵏᵎᵎᵎᵎ日常帮墨梓離水大大搬文,目前有执离,德哈,all面(朱一龙水仙)

【嵬巍面】终于找到你 by墨梓離水(上)

地君殿里,充斥着令人胆寒的气氛。一旁站着的摄政官一句话也不敢说,只怕惹了夜尊不快,引祸上身。

就在刚刚,夜尊已经集齐了四件圣器,镇魂灯也被他拿在手里。

万众敬仰的黑袍使此时浑身是血,只能趴在地上,想动也动不了,眼睁睁地看着夜尊吸收圣器的能量。

赵云澜也无力地倒在了地上,只希望他动的手脚能起作用。

镇魂灯忽而猛烈颤抖起来,继而一股能量波扩散,把周围的人震得向远处移了几米。

犹以夜尊受伤最为严重,金色的面具一下子裂开,浑身都是黑色的气息,眉心中间多了一条红色的血痕,显然,这是被镇魂灯伤的。可是,这般模样,却让他看起来更为邪魅,为那本就出色的面容更添了几分姿色。那眉心的一条血痕,仿若眉间朱砂。

赵云澜和沈巍见此,眼里有了一丝希望,只要夜尊实力弱一分,他们的胜算便会多一分。

却没料到,接下来,夜尊吞噬了摄政官和地君,他们的能量补充了夜尊缺失的部分。

局面,再次冷峻。

从赵云澜嘴里得知镇魂灯没有灯芯,夜尊也并不着急。因为他早知道郭长城就是现成的灯芯。

郭长城被夜尊攥在手里,神志不清。四圣器重新浮在空中,围绕着中心转圈。

“一万年了!终于可以一雪前耻了!”

夜尊几近嘶吼的声音在地君殿里响着,神情里有明显的快意。

没有谁知道他这一万年里都经历了什么,只有他自己能明白。一万年,点点滴滴的苦和痛,他都记在心里。

赵云澜试图唤醒郭长城,罕见的,郭长城居然清醒过来了。

夜尊表情开始崩溃,四圣器再次失效。这种在临门一脚被打回去的感觉可想而知,夜尊双手抱住了头。

“就差一点!就差一点!”

“你这个碍事的小鬼!”

夜尊对郭长城出手了。

可这时,地君殿突然涌进来一群人,楚恕之,祝红,大庆都来了。赵云澜和沈巍也从地上站了起来。这边,开始了反攻。

一群人把夜尊包围起来,他们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杀死夜尊。夜尊以一人之力,应对这些攻击,甚至还称得上游刃有余。

这时,周围的温度却突然降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地星没有阳光,本来就谈不上多温暖,这下就像是坠入冰窟,而且还是千年寒冰的那种冰窟,寒气像是渗进了心里,连心脏都被冻住了。本来还燃着的火苗也熄了,光线暗了不少。

这种出场方式让特调处的人觉得异常熟悉,黑袍使第一次驾临特调处不就是这样的吗?不过这次的寒意更甚,比那次还厉害了许多。

还没等众人从打斗中回神,一股黑能量就突然将特调处的人给震开了。一个黑色的人影挡在了夜尊面前。

这个突降之客,究竟是何方神圣?一身黑色的衣服,脸上戴了个黑色的面具,一头黑色的长发上直垂腰间,露出来的下巴和嘴唇完美无疵。

赵云澜和沈巍却是突然睁大了眼,原因无他,这人,跟万年前的黑袍使简直一模一样!

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人没理他们,径直转身看向了夜尊,突然一把将夜尊给揽进了怀里。

夜尊也没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突然出现的这个人,跟万年前的哥哥一模一样。而且,他刚刚还帮了自己。但是,现在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贴的近了,他能感觉到这个人的身体还在颤抖。抬眸看去,却看到一双含着泪光的眸子。

接着,众人听到了一句话。

“弟弟,我终于找到你了。”

就连这声音也跟沈巍一模一样,但是,又不一样,从这几个字都能听出他不平的心情。

不过,弟弟?夜尊的哥哥不是沈巍吗?这人怎么会叫夜尊弟弟?

“你——是谁?”夜尊同样也存着跟其他人一样的疑惑。

然后,夜尊就看到,面前的人伸手摘下了脸上的面具,露出来的那张脸跟哥哥一模一样!

这还不够,接下来,这人又说道。

“弟弟,我是嵬,沈嵬,你的哥哥嵬。”

“你是——嵬?”听到这话,夜尊的眼眶蓦然红了。多久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一万年了吧。但是,夜尊又看到了跟赵云澜站在一起的沈巍,眉头蹙起,“不——不会的,你是哥哥,那他是谁?”夜尊指着站在那里的沈巍。

沈嵬看到弟弟这模样,就心疼不已,想到自己在时空裂缝里看到的画面,心就像被小刀一刀一刀地割一样。他的弟弟,他恨不得捧在手心里宠着的弟弟,居然受了这么多苦。

“他是我,但又不是我。他只是我的一部分。对不起,弟弟,是我回来晚了。都是我的错,我让你受苦了。”

夜尊听到这话仍然觉得似懂非懂的,但是跟小时候一般无二的温柔语气还是让他不争气地落泪了。他一万多年没有被人这样对待了,一万多年了,他只是想要个跟小时候一样会爱自己宠自己的哥哥。

“你真的是哥哥吗?是小时候的哥哥吗?”

沈嵬慌乱地用手给弟弟擦眼泪,一边抱着他拍着他的背,安抚怀中这具颤抖的身体。

“我是,我是你的哥哥,是只属于你一个人的嵬。我永远都是你的嵬。”

虽然这副兄弟相认的场面真的很感人,但是沈巍却不得不打断。刚刚的对话让他惊慌不已,什么叫自己只是他的一部分?难道自己的存在就要被否定吗?

“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你说我只是你的一部分?”

鬼王的自愈能力很强,沈巍身上的血痕已经消失了,只是那还未清理的血迹看着骇人。

沈嵬转过身来,看着沈巍。说实话,这种感觉有点奇怪,看着另一个自己站在他面前,而且这个自己还给弟弟带来了那么多痛苦。

“当年,我没能照顾好弟弟,把弟弟给弄丢了。在那之后,我一直在找弟弟,几乎跑遍了所有地方。却没想到被时空乱流给卷了进去,也是在那时,我的灵魂分裂成了两部分。一部分被迫进入平行时空,另一部分则是留在了这里。”

音色醇厚的声音让众人的情绪都平静了下来,静静地听着沈嵬讲这一段往事。

“我进入平行时空之后,刚开始并未察觉。直到我看到了那个时空的自己和弟弟,我才知道,自己所处的地方已经不是原来的时空了。那个时空里的我和弟弟从来没分开过,他们过得很幸福。我下决心一定要回到这里,是他们帮了我。”

“我进入了时空裂缝中,但是,想在这么多纷繁错杂的时空里找到原来的时空,犹如大海捞针。我耗费了将近一万年的时间,去了不知道有多少个时空,终于找到了这里。”

沈嵬说到这里就停了,看向了怀里的夜尊,把他搂的更紧了。

“哥哥,所以你真的回来了?”

夜尊一直以为哥哥抛弃了自己,但他没想到哥哥居然也找了自己一万年。时空裂缝中变幻莫测,各大时空也在随时变化,想在这样的情况下找到自己,确实是件麻烦事。

“我还以为,哥哥是嫌弃我是累赘抛弃了我。我以为哥哥不要我了。”

“我永远都不会抛弃你的。”沈嵬握紧了夜尊的手。

“照你的意思,你是要护着夜尊了?”

赵云澜心下懊恼,一个夜尊都够他们受得了,现在还多一个战斗力爆表的沈嵬。

岂料,他说完这话后,沈嵬那能冻死人的眼刀甩在了他身上。

“我的弟弟,我当然要护着。赵云澜,之前是我不在,才让你们有机会伤了我弟弟。现在有我在,你们休想伤他一根汗毛!”

“不是,那个,黑袍大人啊,您也得先弄清楚您弟弟干了什么事情吧?我们要是不阻止他,整个世界都得让他毁了!”

赵云澜认为,沈嵬既然跟沈巍同出一体,肯定脾性相似。基本底线应该有吧,沈巍守护和平,坚守正义,那这个沈嵬应该也会吧。

“笑话!弟弟若是真想,毁了这个世界又如何?赵云澜,你心里的算盘我都知道。不过,我想你应该清楚一点,沈巍只是我的一部分,他不是我。他的标准不是我的标准,他的坚守不是我的坚守。”

沈嵬牢牢地将弟弟护在身后,看到那眉心触目惊心的血痕,他就忍耐不住心里的怒气。

“一万年,你们可曾有人知道弟弟受的苦?你们可曾站在他的角度想一想?你们可曾善待过他一分?”

不待那些人说什么,沈嵬自己答道。

“没有,你们没有,也不会。你们只凭着自己知道的给他定罪。你们认为他罪大恶极,把他当作全世界的敌人。亲哥哥弃他,你们伤他,世人恨他恨到恨不得啖其肉饮其血!这样的世人,这样的世界,你们凭什么要求他善待这个世界!凭什么!”

沈巍这时站了出来,挡在了特调处的人面前。

“可是,就算这样,他也不应该为了一己私欲毁了来之不易的和平。万年前的大战,生灵涂炭,难道要让它再重演一遍吗?”

只听得沈嵬嗤笑一声,眼里透露着明显的嘲笑与怒意。

“沈巍,那你可曾想过弟弟为什么要这样做?你可曾问过他?在你每次见到他的时候,为什么你非要对他刀剑相向,而不是跟他好好谈谈?”

“你知道斩魂刀割在皮肤上有多疼吗?你的斩魂刀为什么会对着你的亲弟弟?”

沈嵬看到了,弟弟好不容易从天柱中出来,他是抱着希望去找沈巍的,但却被沈巍伤了,不止是心里的伤,身上也伤了。但他忍着没表现出来,直到一个人的时候才边疗伤边流泪。

当时看到这里,沈嵬就用斩魂刀在自己手上割。他不能保护弟弟不受伤害,只能陪着他一起痛。

“我——”沈巍吐不出话来,他从来没有想过要问夜尊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似乎从万年前开始,他就认定了夜尊的邪恶本性。

是啊,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毁了这个世界对他有什么好处呢?

“为什么?”

“为什么?为了找到他的哥哥啊!”沈嵬双目赤红,眼里布满血丝,“沈巍,你知道他吃了多少苦吗?反抗团的那些人对他非打即骂,从一个小孩长成了少年。多少次的九死一生,你知道吗?在你和赵云澜相谈甚欢的时候,你知道他在干什么吗?他差点就死了!如果没有觉醒异能他就死了!见到你之后,你的第一句话却是质问他。他是你的亲弟弟啊,沈巍!”

“你没有拉住他,他被镇压在天柱中一万年。一万年,你知道他都是怎么过的吗?从小就怕黑的他在那里被关了一万年!好不容易出来了,你还联合特调处的人一次又一次地对付他,那是在他的心上插刀子啊你知不知道!他只是想借着圣器回到过去找回哥哥,可包括你在内的全世界都与他为敌。”

“沈巍,你说,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沈嵬说着说着,心里一股郁气涌上来,竟是直接揪着沈巍的衣领,捏着拳头打了一拳。

他的速度很快,沈巍也没准备阻止。拳头就落在沈巍脸上,疼痛传进大脑。

“我——我不知道,我以为——”沈巍一直以来的心理防线崩溃了,他从来没想过真相会是这样。

“你以为这一切全是他的错,你以为他冥顽不灵,不听教化,你以为他本性难移,邪恶阴狠,你以为你做的都是对的。沈巍,你可曾真正理解过他?一切不过都是你以为,而不是事实是。”

沈嵬当时在时空裂缝里看到这一幕幕就想要揍沈巍,如今真的揍了,却只想再补几拳。

他一直宠着疼着的弟弟啊,居然因为这个人吃了这么多苦,受了这么多罪。

赵云澜他们看着这场面,只是呆呆地站在一边,看起来这是这边的家事,他们好像不便插手。还有一个原因是他们也被沈嵬的话惊到了,原来,夜尊居然有这么多的苦楚吗?

沈巍听到沈嵬的话,心里也像是被揪着一样的痛。原来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弟弟受了这么多罪。他一直以为夜尊说的都是骗他的,但他没想到夜尊经历的比他说的远远还要残酷。

沈嵬最终还是松开了抓着衣领的手,退了几步回到夜尊面前。

“沈巍,我很高兴,你成了万人敬仰的黑袍使,惩恶扬善,做了英雄。但我庆幸,我不是你。若是做黑袍使的代价是要牺牲弟弟,我不愿,也不会再当黑袍使。你是天下人的黑袍使,但我只是弟弟一个人的嵬。”

“哥哥~”

一声呼唤抚平了沈嵬的怒气。

沈嵬转头看向了夜尊,对着他笑了笑。

“哥哥,你回来就好了。只要有你,我什么都不会做的。圣器还给他们就是了,我想跟哥哥一起回家。”

夜尊主动拉上了沈嵬的手,一万年的心愿,终于实现。现在他什么都不想做了,只想待在哥哥身边。他害怕这只是他的一场梦,梦醒了,他又找不到哥哥了。

沈嵬回握住了弟弟的手,另一只手伸手抚上了那眉心的血痕。指尖凝聚黑能量,没一会儿,那道血痕就消失了。

“对不起,弟弟。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另一部分灵魂会变成这样,对不起,我把你伤的那么深。”

“没关系,哥哥回来了就够了。”

夜尊唇角勾起一抹弧度,像是个心愿满足了的孩子。于夜尊而言,哥哥就是他的整个世界,他的一切都是围绕着哥哥在转。无论是他的爱,亦或是他的恨,都系在哥哥身上。

“以后我绝对不会让人再伤害你,”沈嵬抚摸着夜尊的一头银灰色长发,“我回来了,我们回家吧。”

“嗯。”

夜尊点了点头,那双泛着水雾的眸子里全被哥哥给占满了。

两人牵着手,消失在了原地。甚至沈巍的呼喊都没出口,就看不到人影了。

四件圣器坠落在地上,发出闷响。郭长城连忙把它们捡了起来,站到了赵云澜面前。

“回去吧。”赵云澜开了口,眼神还落在沈巍身上。

本以为今天应当是你死我活的一场风云大战,没想到如今竟能全都捡了命回去。刚刚他们接收的信息量有点大,冲垮了几个人一直以来的信念。

孰对孰错?孰是孰非?是非黑白的标准究竟是什么?自以为是的揣摩又会害了多少人?


评论(13)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