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梓離水的小粉丝

我是小小搬运工٩(•̤̀ᵕ•̤́๑)ᵒᵏᵎᵎᵎᵎ日常帮墨梓離水大大搬文,目前有执离,德哈,all面(朱一龙水仙)

【嵬巍面】终于找到你 by墨梓離水(中)

沈嵬带着弟弟回了大不敬之地,时隔万年,兄弟俩儿时住的地方早已经荒凉不堪,山洞口和里面都长满了杂草,里面还有一股难闻的气味。

幸好当年沈嵬离开的时候在山洞口设了结界,虽然当年的他异能算不上强大,但是应付一些毒蛇猛兽绰绰有余。不然这山洞里面估计早就成了一些猛兽的地盘。

“弟弟,你先在这儿等一下,我把这里收拾好了你再进来。”

沈嵬放开了弟弟的手,摸了摸他的头。

“哥哥,我帮你。”

“不用,你在这儿等着就行了。”

沈嵬笑了笑,就开始收拾了。先是把杂草拔了,然后才进山洞里面。山洞里阴暗潮湿,还有一股霉味儿。沈嵬点了火把固定在石壁上,山洞里的情形才看清楚了。原本摆置的简陋家具已经铺了一层厚厚的灰,四处角落还结的有蜘蛛网,被褥、床单、枕头和衣物早就烂了。

沈嵬把这些东西全都扔了出去,又把家具擦干净,地上的杂草和石子也被他清理干净了。这才出去,把以前的结界撤了,门口的木门也被他敞开。外面的风吹进山洞,把里面的陈腐气味吹散。

“弟弟,进来吧。”

夜尊一步一步迈进了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这个地方承载了他跟哥哥之间不多的美好回忆。但是自从他被贼酋抓去后,他就再未踏足过这里。

“哥哥,我们以后就住这儿了吗?”

“如果弟弟不喜欢这里,我们立马换。不过我喜欢这里,等我把这里好好收拾一下,倒也不失为一个温馨的家。”

沈嵬在之前就已经想好了,要跟弟弟一起回这里。

“我也喜欢,这是我和哥哥的家。”

夜尊看着沈嵬笑了,那般的笑容晃花了沈嵬的眼,只因为他一万多年没有见过弟弟的笑容了。

“对,我和你的家。”

地星没有阳光,若说白天和夜晚有什么区别,那大概就是人声。地星人也要睡觉,所以夜晚一定是鸦雀无声的,尤其是在大不敬之地这种地方。这里没有月亮,没有星星,黯淡无光,只有山洞里传来微弱的火光。

沈嵬看着床上熟睡的弟弟,眼里全是满足。哪怕找了一万年,只要能找到你,那些都不算什么。

烛光映衬着夜尊如玉的面庞,平添了几分暧昧。平日里伪装着坚强和强大的少年,如今终于安心地卸下了伪装。在哥哥面前,他不需要伪装,他还是小时候那个需要哥哥保护,喜欢黏在哥哥身边的小孩。

沈嵬俯下身,在那片粉唇上落下了轻柔一吻。唇瓣的触觉比他想象的还要软,像一块可口的糕点。浅尝辄止,一触即离。

却在这时,沈嵬的目光突然凌厉起来,看向了洞口的方向。伸手给弟弟压好被子,沈嵬站了起来,朝着洞口走去。

洞口的空地上站着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戴着一副眼镜,赫然就是沈巍。不过,比起白天血痕斑驳的模样,他现在显然已经处理过了。

“你来做什么?”沈嵬看着这个男人,眼里的不悦丝毫没有掩饰。

“我——”自从回去之后,沈巍一直心神不宁。那些话不断地在他心里回想,心里的愧疚一点一点地往上加,最终还是决定来找他们。他知道这个地方,大不敬之地,他和夜尊的家。沈嵬和夜尊只可能在这里。

“我能见见他吗?”

沈嵬抬手加固了结界,确保不会吵到弟弟之后,才放开了声音。

“你觉得你现在有什么资格见他?既然你不愿拿他当弟弟,那就别再来找他。”

“我没有!我一直当他是我弟弟——”沈巍着急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抛弃他!”

“沈巍,既然你当他是你弟弟,为什么会做出那些事?还是说,在你的心里,不管是哪一个外人,都比你的亲弟弟要重要?”

沈嵬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眼里写着明显的不满两个字。

“之前,是我误会他了。”沈巍低下了头,无论如何他都否认不了自己犯的那些错。

“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我也不知道你明明是我的一半灵魂,却为何与我如此迥异。赵云澜究竟是做了什么才让你念了万年,甚至在你心里占据了最重要的那个位置?一根棒棒糖,一次救命之恩,一场谈话,就让黑袍使记了万年?那你未免也太可笑了!你知不知道那个时候面面他就快要死了!那些地星人、海星人和亚兽族就是你要守护的对象,可为何你的天下就容不下你的亲弟弟呢?”

微风拂过,将沈嵬带着怒气的话带进沈巍耳朵里,又渗进了心里。

“我——”沈巍找不到话反驳,因为这些都是已经发生的事实。

“一次又一次,你为了外人伤了弟弟。沈巍,你知道我当时看到有多想杀了你吗?即便折损一半灵魂,落得个灵魂不全的下场,我也想杀了你!”沈嵬眼里那冰冷的杀意告诉沈巍,他不是在开玩笑。

顿了顿,沈嵬又继续说道:“我从小捧在手心里的弟弟,舍不得他受半点苦,你却一次又一次地伤了他!你说的那些话是人话吗!啊!你自己好好想想!字字诛心啊——”

“悲欢可期?亲友可待?你这样对弟弟他还有什么欢!还有什么亲友!你还想再把他禁锢一万年?不如我把你绑在天柱一万年动弹不得,尝尽苦痛,你来试试?你还嫌你自己没狠下心?那你狠下心弟弟是不是就被你弄死了!”

“你居然还问他为什么恨你?难道他不该恨你吗!”

“该。”残酷的真相就这么被赤裸裸地揭开在沈巍面前。他沈巍,无愧于天下每一个人,却独独有愧于自己的亲弟弟。

是他,一步一步把弟弟逼到了那个地步。

“沈巍,你可以原谅那么多犯了错的人,楚恕之,郑意,沙雅。可你却从未对弟弟有过一分宽容。”

“沈巍,你从来都只注意到那些外人怎样了,是不是受伤了。你却从未看到弟弟饱含着泪水的眸子和颤抖的身体。”

“沈巍,你善待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可你却从未善待过弟弟,哪怕一分一毫,也不曾有过。”

“所以,沈巍,我请你离开,再也不要出现在我和弟弟面前。你把我护在怀里的珍宝给摔得七零八碎,我现在要重新把它粘起来,绝对不会给你一点再伤害他的机会!”

沈嵬的怒气随着这越来越响的声音给宣泄出来,惊得林间的鸟雀都扑腾翅膀飞了起来。鬼王的怒火,非常人能承受,似乎连这些生物都感应到了危险。

“我——”沈巍蓦然抬头,“对不起,我想见他。”

“你认为可能吗?弟弟有我,他不会再念着你了。你回你的特调处,去找赵云澜,做那个万人敬仰的黑袍使吧。”

沈嵬冰冷的眼神落到沈巍身上。

“我对赵云澜——我只是想报恩,并没有其他意思。”

“与我何干?”

沈嵬不再管沈巍,直接想进结界,却被沈巍给拦住了。

“怎么,你想打架?”

“我只是想见他。”沈巍拦住的那只手半分没有移动。

“你见了他也是添堵,我不会允许你见他的。如果你想打架,奉陪到底。”

沈嵬早就想收拾这人了,他不介意多这个机会。

大战,一触即发。空气中充满了危险的火药味,在这么一块宽敞的空地上,两个一模一样的人打了起来,不过一人穿的长袍,一人穿的西装。

打斗至少持续了半个小时,才以沈巍的失败而告终。沈巍伤本来就没好,更何况沈嵬在时空穿梭的这万年是沈巍远远比不上的,所以结果早就注定。沈嵬衣袍都没损伤半分,沈巍却是嘴角染了鲜血,捂着胸口。

“沈巍,我警告你,以后别再出现在大不敬之地。”

留下这么一串声音,沈嵬已经消失不见。虽说他俩同出一体,想要杀死对方不易,但是打伤其中一个还是容易得很。

沈巍只能不甘地看着那个山洞,最终离开了。


评论(16)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