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梓離水的小粉丝

我是小小搬运工٩(•̤̀ᵕ•̤́๑)ᵒᵏᵎᵎᵎᵎ日常帮墨梓離水大大搬文,目前有执离,德哈,all面(朱一龙水仙)

【嵬面】当嵬遇到巍(文字版)

我要哭死了😭😭😭😭😭我的面面啊😭😭😭


墨梓離水:

夜色深沉,空中一轮弯月高悬。林间一片寂静,偶有几声鸟鸣,安静的有些可怕。突然,响起了碎裂声,细听便会发现是什么踩碎了地上掉落的树枝的声音。一个人影在林间穿梭,似是在追逐什么东西。


终于,他停下来了。而他的前面,站着一个男人。一身西装将男人的气质衬托得更加完美,月光打在他挺拔的身姿上,那镜片折射出一点刺眼的光芒,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睛。


“你是谁?”


沈嵬看着眼前的人,却觉得莫名的熟悉。


那人转过身,回过头,沈嵬看清了他的面容。那张脸,分明和自己一模一样!


“我是——万年后的你。”


沈巍看着眼前稚气未脱的少年,竟生出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他总觉得,他忘了什么,却又想不起来。


沈嵬听到这话,震惊都写在了脸上。但是看着这人的模样,却又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他真的是万年后的自己?


“你说你是万年后的我?”


“嗯。”沈巍轻轻点了点头。


但他没想到,接下来万年前的自己会问这么一个问题。


“可你为什么叫沈巍?”


嵬的眸子清澈无比,那里面没有藏半点污垢,像是一面镜子,照着沈巍的心。


“因为我改了名字,”沈巍脑海里不自觉地浮现出当年初见昆仑时的场景,“有人送了我一个新名字。”


“哦,”嵬应了一声,还是对沈巍笑着,“可我挺喜欢嵬这个名字的。”


嵬不知道为什么万年后的自己会改了名字,但既然这个人说有人送了他一个新名字,那应当是很重要的人吧。不然怎么会连这个名字都舍了?


难道——是弟弟吗?


沈巍听到这话,心里像是被什么一击。那为什么,自己当时又会改了名字呢?万年前的自己说他喜欢嵬这个名字啊。


嵬见他没有应声,兀自转移了话题。


“我居然活了一万年吗?”


嵬从来没想过他可以活一万年之久,而且看起来一万年后的自己还可以活更久。


“嗯。”


沈巍听到这句话,脸上不知摆出什么表情。


夜尊的话渐渐清晰,重新在脑海里回响。


“正因为我被困在这里,不生不死,你才能续下这条命,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他从前没把这话放在心上,他以为这只是夜尊蛊惑人的说辞。毕竟,夜尊那人,从不以真心示人。他说的话不知几分真几分假,那索性全都不要信了。


可经历了这么多事,他才明白,这话,是真的。


嵬没有察觉到沈巍脸上的表情,甚至唇角还带着笑意。


“那一万年后我找到弟弟了吗?”


嵬这一生犯得最大的错就是把弟弟弄丢了,那天之后,他离开了大不敬之地,四处游历,就是为了找到弟弟。即便这么多年来都毫无音讯,他也从未放弃过。因为他能感受到弟弟还在这世上,这是属于他们的心灵联系。


沈巍垂下眸子,看着一片乱草的地面。


“找到了。”


不用等到一万年后,再过几年就找到了。


“那弟弟他有异能了吗?”


嵬的语气快了许多,带着明显的急迫,显然,他很关心这个答案。


沈巍眼神躲闪着,想到了夜尊那强大的异能,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案。


“有了。”


“那太好了!这样弟弟就不会受欺负了!”


嵬听到这个答案,那双眸子愈发明亮,似有万千星辉。


儿时的弟弟没有异能,只能靠自己保护着。他不会嫌麻烦,但是他担心弟弟。他不在的时候,弟弟会受别人欺负,而弟弟没有反抗的能力,因为他没有异能。


不需要异能有多强大,足够保护他自己就行了。


嵬的话却像是一根针,刺进了沈巍心里。他就可以不用受欺负了。夜尊,强大到足以毁灭世界的魔头,他,会受欺负吗?


嵬的神情突然从欢愉变向了严肃,甚至还看得出他的紧张。


“对了,我能问问你一万年后弟弟他”嵬说到一半又停住了,沉默了半晌,才又开口,“他成家了吗?”


成家了吗?沈巍都不用思考就脱口而出。


“没有。”


家是什么?无非是亲友的聚集地。


他有了赵云澜这个朋友,有了特调处的一帮朋友,有了两星的信徒,有了一众下属,有了那些学生。


那夜尊呢?他好像一直都是一个人啊,没见他有跟其他什么人亲近过。


“悲欢可期?亲友可待?亲爱的哥哥,你不觉得你说这样的话未免也太可笑了。”


嵬听了这话,松了口气,心里压抑不住的欣喜。他害怕听到肯定的答案,显然,这个答案让他很满意。


“那是不是只有我和弟弟两个人相依为命?”


“也不是。”


这三个字一下子让嵬脸色变了,他敏锐地察觉出一丝不对劲。万年后的自己脸上的表情,那含糊的言辞,似乎都在向他传达什么信息。


弟弟没有成家,也没跟自己在一起,那他——会是去哪儿了呢?


“你有了朋友,成了英雄。成了万人敬仰的黑袍使。功成名就。”


林间的晚风吹过,掀起沈巍的一片衣角。但他的眼神却始终不敢放在嵬身上,只能盯着嵬身后的树木。


“那弟弟呢?”


嵬的心情丝毫没有因为沈巍的话而轻松半分,反而揪得更紧了。


“他——”


沈巍看着万年前的自己那眼神,那一句话像是卡在了嗓子眼。


那天的画面出现在了眼前,自己的声音萦绕在耳畔,如魔咒一般。


“镇,恶者之心。”


“扬,善者之德。”


他们赢了,他做到了。夜尊,消失了。和平,守住了。


“他不在了。”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让嵬的眼眶红了,他不可置信地抬头看着这个万年后的自己。


“你说什么?”


那般悲伤的眼神让沈巍心虚了,仿佛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他被我亲手杀死了。”比刚刚更残忍的事实从那片薄唇中吐出来。


嵬被这句话给打击到了,他想过以后自己会跟弟弟永远在一起,他想过以后弟弟不会接受他而是选择成家,他想过以后他再也没能找到弟弟。可他从未想过,万年后他会亲手杀了弟弟。


“为什么?”


沈巍不敢与嵬对视,偏过头去,抿了抿唇。


“他想要毁了这个世界。”


下一句话还没开口,就被嵬打断了。


“而你是黑袍使,所以,你杀了他。”少年清脆的嗓音颤抖着,哽咽着。


“嗯。”


沈巍只能再一次点了头,嵬的声音像是传进了他心里。


“那你为什么不问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嵬不相信自己的弟弟会想要毁灭世界,他更不相信是自己亲手杀了弟弟,“他从小——最听我的话了。”


沈巍似乎想起了他一直遗忘的时光,那个山洞,那片天地,那个像白面团子一样的小孩。明明是双生子,他却跟自己完全不一样。他总是黏着自己,会牵自己的手,会跟在自己身后,会在自己怀里撒娇,会甜甜地叫“哥哥”,会笑。


是啊,他从小最听自己的话了。让他在家里等着,他就绝不会离开一步。让他拉好自己的手,他就不会松开。让他跟着自己,他就绝不会跟丢,哪怕,那步子,对于他来说吃力。


他好像问了,他问夜尊为什么这么恨他。但,这真的是问他为什么要做那些事吗?或者说,真的是问他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吗?


“我,没想过问。”


沈巍的脸上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火辣辣的疼。心也像是被什么利器划开了,好像在流血。


似乎从万年前他就认定了夜尊本性即恶,他从没考虑过夜尊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没想过,那个听话的小孩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他只知道,夜尊在作恶。他只知道,他要阻止夜尊。他只知道,夜尊是他必须要除掉的敌人。


那一滴一直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终于从嵬的眼眶里出来了,冰冷的温度划过脸颊,落到脖颈,渗入黑色的衣领。紧接着,眼泪像断了线一样地流个不停。


这个就算受了无数伤命在旦夕都没有哭的少年,在此刻哭了。


“你可不可以不要出现?我不要朋友,也不想当黑袍使了。”


眼泪还在流,嵬却是笑了。


“我只想当弟弟一个人的嵬。弟弟永远没有异能都没关系,我可以永远保护他,我会永远都是他的嵬。”


语速很快,语气很急,透露着嵬的心慌与恐惧。


“我爱他。”


嵬终于说出了这三个字,饱含着他对弟弟所有的爱意。


林间寂静,嵬的这句话听起来格外响亮。


嵬顶着一脸的泪痕看向了万年后的自己。


“你为什么会忘了呢?”


为什么会忘了弟弟是那么好的一个小孩?为什么会忘了弟弟最听我的话了?为什么会忘了我爱他呢?


可是,此时的沈巍只能说一句。


“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呢?沈巍自己也不知道。


是对不起他忘了这么多东西?


又或是对不起他亲手杀了他的弟弟?


还是对不起他不能答应这个万年前的自己他不能出现?


嵬看着这个万年后的自己,依旧在哭,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为什么而哭,可能因为这原因太多了。


一万年后的我,你可不可以不要出现?


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弟弟。


我不想当天下人的黑袍使,只想当弟弟一个人的嵬。


乍然,梦醒。


四周一片漆黑,仍旧是这个熟悉的公寓。沈巍从床上坐了起来,那双眼睛仍旧没有焦距。


没有那片树林,没有万年前的少年,有的只是沈巍一个人。


是梦吗?


可为什么这么真实?


沈巍出了一身汗,呼吸的频率也乱了,在这寂静的空间听得格外清楚。


“哥哥。”


一个还带着稚嫩的软糯声音响起,沈巍抬头看去,看到了一个身高只刚刚比床的高度高一点的白面团子。说是白面团子,其实是一个小孩,不过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


他的脸上肉嘟嘟的,还带着婴儿肥,不过脸色不像平常孩子一般红润,是苍白的。可一抹能晃花眼的笑容看起来格外亮眼,不大的黑色瞳孔里满满的装的全是一个人。


是自己。


就在沈巍颤巍巍地伸手去摸的时候,小孩消失了,随之出现的是一个少年。


依旧是一身白衣,不过那头黑发却变成了银灰色,就这样披散在身后,眉心还有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他的那双眸子还是很漂亮,里面带着明显的恨意,但更多的却是浓的抹不开的爱意和依恋。那双眸子里还泛着泪光,湿漉漉的,似乎永远也干不了。


“我亲爱的——哥哥。”


那双漂亮的眸子里还是只有他一个人,满满的,全是。


沈巍就这么看着,就在他的指尖快触摸到少年时,少年就这么消失了,化为烟尘,随风而散。


屋里仍然只有沈巍一个人,月光透过窗户洒在地上,洒在床上,洒在沈巍的身上。墙上挂着的钟还在走着,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评论(3)

热度(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