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梓離水的小粉丝

我是小小搬运工٩(•̤̀ᵕ•̤́๑)ᵒᵏᵎᵎᵎᵎ日常帮墨梓離水大大搬文,目前有执离,德哈,all面(朱一龙水仙)

【嵬巍面】终于找到你(番外一)

新鲜出炉的番外来啦😄


墨梓離水:

就这么过了不知道多久,有可能是一百年,有可能是一万年,也有可能仅仅只有十年,甚至一年。因为对于沈巍来说,这样的日子着实难熬。触手可及的美好,却终究隔了一道屏障,他穿不透,也不敢去打。只能一边贪恋着那目光所及处的美好,另一边却品尝着极致的苦涩。

沈巍又一次来到了大不敬之地,现在他对这里比对海星的那个公寓还要熟悉,不用思考便能到达自己要去的地方。

如往日一般,沈巍刚从海星的清晨下来,衣袍上还沾着露水,是深秋的气息。但地星是没有四季的,因为这里一直都像冬天。

沈嵬不在山洞里,每天的这个时候,他都会去海星采购新鲜的食材,然后再回来给夜尊做饭。或许不应该叫夜尊了,因为有了沈嵬,他又重新变回了那个少年,那个名叫沈面的少年。来回往返至少得要一个小时,因为沈面想吃的那些东西不是在一处或者说一个城市能买到的,这点沈巍很清楚。因为他也经常买菜,只是,餐桌上始终只有他一个人。

虽然沈嵬离开了,但他在山洞口设了结界保护沈面。其实这结界对现在的沈巍来说算不了什么了,他完全可以破开。这么多年,他已经恢复了实力。不过,他真正破不开的是自己心里的那道屏障。

但是今天,沈巍不知道怎么了,他就想偷偷地去看一眼,仅仅只是看一眼。不,或许是有原因的,海星最近又有异动,而且不同寻常,沈巍一向考虑万全,他永远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如果他真的回不来了,他想在临走前看他一眼。

抱着这种心思,沈巍进了结界。山洞里跟他记忆中已经大不相同,看得出来布置的很用心,处处都透着温暖。

卧室并不难找,因为并未挪动。一走进去,就可以看到摆放在角落里的大床。蓝墨色的被褥下,一个少年依旧在沉睡。这种颜色的被褥衬得少年浑身的肌肤更加白皙,有一种情色的美感。

少年的睡姿不算安分,被褥已经被他掀开了,一条长腿伸了出来,一部分的被子夹在双腿之间。这样的姿势让沈巍很轻易就看清楚了少年腿间的风光。

沈巍应该别过脸去,然后立马离开。但是双脚却像扎了根,不听使唤。眼神也离不开床上的少年,贪婪地将那美好风光纳入眼中。

少年露出来的部分布满了暧昧红痕,连大腿内侧那地方都没放过,甚至不用看被褥下被遮掩的身子,就能想象出昨晚他是被人狠狠疼爱过的。

一头银丝三三两两地遮掩着身子,竟然愈发诱惑。

沈巍觉得一阵邪火涌向下腹,就连宽松的袍子都遮不住那勃起的部位。他从未想过,夜尊的身子会是这样美,美到让他几乎无法思考。他一直都知道,夜尊跟沈嵬是伴侣,看得出来,他们很恩爱。

沈巍未曾想到,有朝一日他居然会对自己的亲弟弟产生这种可耻的yu望。他不可否认他的心里确实对夜尊有着某种隐秘心思,但他以为他是理智的,他以为他从来不会失控。他以为只有那个自己才会有着那般疯狂的情感和接近病态的占有欲。

可是,正像多年前沈嵬说的,一切不过都是他以为,而不是事实是。

沈巍发现自己居然在嫉妒,嫉妒那个自己,尽管他没有资格。这般美好的身体,这般美好的人,就应该藏起来永远不让其他人看。

仅是一瞬,沈巍便清醒过来。不可以,自己怎么能有这种想法!

一声呼唤打破了沈巍的思考,床上的人醒了,抬起手揉了揉惺忪睡眼。

“哥哥,你今天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很明显,沈面把眼前的人当成了沈嵬。

沈巍这时才发现,他今天忘了戴面具,而沈嵬是从来不戴面具的。

沈巍该否认的,但是看到那双里面满满都是自己的眸子和那双伸出来明显是要求抱的手,鬼使神差地,沈巍应了一句话。

“你不喜欢我回来吗?”

“当然喜欢了,”沈面还没睡醒,昨晚上沈嵬把他折腾狠了,很晚才睡。像平时一样,沈面大大方方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被子径直滑到了腰间。上半身的风光完全暴露在沈巍的眼前,让他呼吸一窒。被子只堪堪遮住腿间风光,半遮半掩,却更是诱人。

“哥哥抱~”

沈巍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去的,反正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坐在了床边,一双手抱住了夜尊。掌下细腻的肌肤让沈巍沉醉不已,忍不住微微滑动抚摸。怀中人清甜的气息盈满了鼻腔,银灰色的碎发随风动了动,刮在沈巍的脸颊,似是在撩拨人。沈巍觉得下半身又大了一圈。

显然,注意到的不止沈巍一个人,任谁赤裸着身子被这么一根硬邦邦的东西抵在腹部都会察觉。沈面一把推开了沈巍,重新躺回了床上。

“哥哥,我很累了,不想跟你做。你先去做饭吧。”

沈巍听到这话,一时居然愣住了,不知该作何反应。

沈面却以为他是仍然不死心,一双手勾着人的脖子献上了一个香吻,然后拍了拍沈巍的肩。

“现在可以去了吧?”

柔软的不可思议的唇瓣贴上了自己的唇,沈巍闻到了那股清甜味,却稍纵即逝,立马就消失了,让沈巍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不满足于此。尽管对于沈面来说只是一个敷衍性的吻,却足以让沈巍失了心。

像是突然被打开了什么开关,沈巍抛弃了自己一直以来恪守的东西,自我放逐。

沈巍突然欺身而上,压住了陷进被褥里的少年,却得来了沈面的一个白眼。

“又是这样,哥哥你能不能克制一点?精力那么旺盛,总有一天会精尽人亡!”

回答他的是铺天盖地的吻以及饱含着情欲的一句喑哑回复。

“弟弟,就这一次。”

沈巍还记得自己现在是夜尊眼里的“沈嵬”,那个一万多年不曾出口的称呼第一次喊了出来。沈巍心里想着,就这一次,放纵这一次,让他贪恋这一次,就够了。



【嵬|迟|勤|鱼×面】绕指银丝千千结(民国组all面)

大大新文来了\^O^/又有新粮了(σ′▽‵)′▽‵)σ

鱼丸粗面cp,好可爱的名字( ̄y▽ ̄)~*捂嘴偷笑


墨梓離水:

※本文为民国背景(架空,非真实),含嵬面,迟面,勤面,鱼面(靳非鱼×面面)。

※人设或多或少有所改变。

※all面设定及结局,慎入!!!

※评论区禁止🚫ky,烦请配合。




第一章  初遇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安稳了几百年的局势又陷入了混乱之中,战火纷纭,这片焦土上充斥着绝望与恐惧。成立了没多久的政府根基不稳,被推翻了。接替它的是各地的军阀成立的三三两两的政府,各据一方,内乱不断。各大军阀统治地区的景象也各不相同,有安宁,也有混乱。

靳非鱼也是其中一位军阀领袖,他刚刚率领军队与另一个军阀交战,却不慎中了埋伏。对方想用人数优势压倒他,或许是因为知道靳家军的厉害之处,看起来人数多了不止一两倍。

鲜血在这片土地流淌,空气中充斥着血腥味和烟火味。一个又一个士兵倒下,就连靳非鱼身上也挂了彩,不过伤的并不重。

可偏偏在这种生死危亡的时刻,靳非鱼却走神了。这是之前二十多年从未有过的,因为他知道一丝松懈都可能送了命,更别提是在战场上走神这种事情。

但是事实确是如此。靳非鱼看到了一抹白色的身影,长袍遮身,看着倒像是古代人的装扮。那人在战场上穿梭,身姿如燕,靳非鱼没看到他手里拿了什么武器,可是那些靠近他的人都毫无例外地倒下了。渐渐地,那人身边多了一片空地,没人敢靠近那里。很奇怪,这太奇怪了。

靳非鱼骑在马上,将底下的情景看的一清二楚。战马的嘶鸣声让他的注意力回来了,靳非鱼这才懊恼,自己居然在这种时候走神了!杀了靠近他的几个人之后,靳非鱼还是忍不住朝那边看了一眼,却发现那人不见了,那片地方又被人群淹没了。

是幻觉吗?

厮杀声,战马嘶鸣声,枪声,呐喊声,痛呼声,这些战场所特有的声音组合在一起,让靳非鱼无法思考其他事情。

没多久,援军到了。单方面的屠杀开始了,压倒性的优势让这场战争的结果毋庸置疑。

空气中硝烟弥散,战火依旧在地上燃着,一堆尸体躺在了地上。这次的胜利,依旧是属于他们的。

“埋了吧。”靳非鱼瞥了那些尸体一眼,淡淡开口,语气平平无奇,应是见惯了。

得到命令,将领和副官娴熟地开始下达命令。还活着的士兵将靳家军将士的尸体一具一具地抬走了,还有一部分士兵就地挖起了坑,一部分士兵抬着敌方士兵的尸体放进了坑里。

这是靳家军的规矩,战亡的将士遗体都会被送还家,敌方尸体则会就地掩埋。比起其他军阀,靳家军的这条规矩不可不谓仁慈,但却麻烦。

靳非鱼依旧在看着那个方向,他不知道自己心里的那一丝异常是什么,只是本能地追逐。

那个白色的人影又出现了,他似乎也在看靳非鱼,靳非鱼能感受到一股打量的视线。突然之间,风变大了,那人头上的帽子被掀开了,靳非鱼看到一头如瀑银发在阳光下发着光,以及被金色面具掩盖的脸。半张露出来的脸看起来格外好看,至少靳非鱼这么觉得。

接着,那人也察觉到了,伸手重新戴上帽子。忽而抬头看着靳非鱼,唇角勾起了一抹弧度。

离得有些远,靳非鱼看不清那双眸子的神情,但他想,一定很好看。

靳非鱼驱马朝着那个地方追去,但那人却突然消失了,就像是蒸发了,突然之间就不见了。

马还在原地打着转,靳非鱼却分不清看到的到底是真实还是幻觉了。

鲜少有人知道,在海星的地底,还生活着一群人。除了一些专门的机构跟残留下来的古籍,这个事实对于更多的人来说就像是一个被尘封的秘密。

更别提双生鬼王的传说,知道的人就更少了。

地面之下,没有阳光,暗无天日。可大不敬之地却是最阴冷最黑暗的地方,这里被称为禁地,无人敢闯。因为,这是那两位大人的地盘。

小小的一个山洞,从外面看起来毫不起眼,进去之后却内有乾坤。里面一看就是有人住,各种家具一应俱全,从外面看着不大,实则里面的空间多得抵得上一栋豪华别墅了。

里面燃着的烛火突然开始颤抖起来,但最终还是没熄,幽蓝色的火苗看着略有些恐怖。

一阵笑声在这片无人之地响起,接着一黑一白两个人影出现在山洞口。两人均戴着面具,一个黑色,一个金色。就连装扮都相差无二。

“哥哥,你不知道那些人有多好笑!”白色衣服的那人笑的都快直不起腰,一只手紧紧地抓着旁边人的衣服才没有倒在地上。

旁边男人脸上表情没有变,丝毫没有觉得好笑,不过那双深沉如墨的眸子里透露出宠溺与无奈。

“面面,你下次要是再乱跑我就不带你上去了。”

“不行!”沈面表情立马变了,“哥哥我下次不乱跑了。”

“回家吧,刚刚买了吃的,给你做饭。”沈嵬走在前面,进了山洞。沈面在后面跟了上去。

他们走后,山洞口的烛火才重新燃起,恢复了正常的亮度。

没一会儿,山洞里面就传出一股勾人的香味,若是此时有人,只怕肚子里的馋虫早就被勾起来了。

另一边,靳非鱼依旧在想着今天碰到的那个人。不知为何,就像着了魔一样,那个白色的人影始终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此时的他还不知道,这仅仅是一个开始。要不了多久,他就能重新见到那人。




ps:鱼丸粗面cp新鲜出炉(ಡωಡ)hiahiahia



【嵬面】当嵬遇到巍(文字版)

我要哭死了😭😭😭😭😭我的面面啊😭😭😭


墨梓離水:

夜色深沉,空中一轮弯月高悬。林间一片寂静,偶有几声鸟鸣,安静的有些可怕。突然,响起了碎裂声,细听便会发现是什么踩碎了地上掉落的树枝的声音。一个人影在林间穿梭,似是在追逐什么东西。


终于,他停下来了。而他的前面,站着一个男人。一身西装将男人的气质衬托得更加完美,月光打在他挺拔的身姿上,那镜片折射出一点刺眼的光芒,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睛。


“你是谁?”


沈嵬看着眼前的人,却觉得莫名的熟悉。


那人转过身,回过头,沈嵬看清了他的面容。那张脸,分明和自己一模一样!


“我是——万年后的你。”


沈巍看着眼前稚气未脱的少年,竟生出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他总觉得,他忘了什么,却又想不起来。


沈嵬听到这话,震惊都写在了脸上。但是看着这人的模样,却又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他真的是万年后的自己?


“你说你是万年后的我?”


“嗯。”沈巍轻轻点了点头。


但他没想到,接下来万年前的自己会问这么一个问题。


“可你为什么叫沈巍?”


嵬的眸子清澈无比,那里面没有藏半点污垢,像是一面镜子,照着沈巍的心。


“因为我改了名字,”沈巍脑海里不自觉地浮现出当年初见昆仑时的场景,“有人送了我一个新名字。”


“哦,”嵬应了一声,还是对沈巍笑着,“可我挺喜欢嵬这个名字的。”


嵬不知道为什么万年后的自己会改了名字,但既然这个人说有人送了他一个新名字,那应当是很重要的人吧。不然怎么会连这个名字都舍了?


难道——是弟弟吗?


沈巍听到这话,心里像是被什么一击。那为什么,自己当时又会改了名字呢?万年前的自己说他喜欢嵬这个名字啊。


嵬见他没有应声,兀自转移了话题。


“我居然活了一万年吗?”


嵬从来没想过他可以活一万年之久,而且看起来一万年后的自己还可以活更久。


“嗯。”


沈巍听到这句话,脸上不知摆出什么表情。


夜尊的话渐渐清晰,重新在脑海里回响。


“正因为我被困在这里,不生不死,你才能续下这条命,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他从前没把这话放在心上,他以为这只是夜尊蛊惑人的说辞。毕竟,夜尊那人,从不以真心示人。他说的话不知几分真几分假,那索性全都不要信了。


可经历了这么多事,他才明白,这话,是真的。


嵬没有察觉到沈巍脸上的表情,甚至唇角还带着笑意。


“那一万年后我找到弟弟了吗?”


嵬这一生犯得最大的错就是把弟弟弄丢了,那天之后,他离开了大不敬之地,四处游历,就是为了找到弟弟。即便这么多年来都毫无音讯,他也从未放弃过。因为他能感受到弟弟还在这世上,这是属于他们的心灵联系。


沈巍垂下眸子,看着一片乱草的地面。


“找到了。”


不用等到一万年后,再过几年就找到了。


“那弟弟他有异能了吗?”


嵬的语气快了许多,带着明显的急迫,显然,他很关心这个答案。


沈巍眼神躲闪着,想到了夜尊那强大的异能,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案。


“有了。”


“那太好了!这样弟弟就不会受欺负了!”


嵬听到这个答案,那双眸子愈发明亮,似有万千星辉。


儿时的弟弟没有异能,只能靠自己保护着。他不会嫌麻烦,但是他担心弟弟。他不在的时候,弟弟会受别人欺负,而弟弟没有反抗的能力,因为他没有异能。


不需要异能有多强大,足够保护他自己就行了。


嵬的话却像是一根针,刺进了沈巍心里。他就可以不用受欺负了。夜尊,强大到足以毁灭世界的魔头,他,会受欺负吗?


嵬的神情突然从欢愉变向了严肃,甚至还看得出他的紧张。


“对了,我能问问你一万年后弟弟他”嵬说到一半又停住了,沉默了半晌,才又开口,“他成家了吗?”


成家了吗?沈巍都不用思考就脱口而出。


“没有。”


家是什么?无非是亲友的聚集地。


他有了赵云澜这个朋友,有了特调处的一帮朋友,有了两星的信徒,有了一众下属,有了那些学生。


那夜尊呢?他好像一直都是一个人啊,没见他有跟其他什么人亲近过。


“悲欢可期?亲友可待?亲爱的哥哥,你不觉得你说这样的话未免也太可笑了。”


嵬听了这话,松了口气,心里压抑不住的欣喜。他害怕听到肯定的答案,显然,这个答案让他很满意。


“那是不是只有我和弟弟两个人相依为命?”


“也不是。”


这三个字一下子让嵬脸色变了,他敏锐地察觉出一丝不对劲。万年后的自己脸上的表情,那含糊的言辞,似乎都在向他传达什么信息。


弟弟没有成家,也没跟自己在一起,那他——会是去哪儿了呢?


“你有了朋友,成了英雄。成了万人敬仰的黑袍使。功成名就。”


林间的晚风吹过,掀起沈巍的一片衣角。但他的眼神却始终不敢放在嵬身上,只能盯着嵬身后的树木。


“那弟弟呢?”


嵬的心情丝毫没有因为沈巍的话而轻松半分,反而揪得更紧了。


“他——”


沈巍看着万年前的自己那眼神,那一句话像是卡在了嗓子眼。


那天的画面出现在了眼前,自己的声音萦绕在耳畔,如魔咒一般。


“镇,恶者之心。”


“扬,善者之德。”


他们赢了,他做到了。夜尊,消失了。和平,守住了。


“他不在了。”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让嵬的眼眶红了,他不可置信地抬头看着这个万年后的自己。


“你说什么?”


那般悲伤的眼神让沈巍心虚了,仿佛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他被我亲手杀死了。”比刚刚更残忍的事实从那片薄唇中吐出来。


嵬被这句话给打击到了,他想过以后自己会跟弟弟永远在一起,他想过以后弟弟不会接受他而是选择成家,他想过以后他再也没能找到弟弟。可他从未想过,万年后他会亲手杀了弟弟。


“为什么?”


沈巍不敢与嵬对视,偏过头去,抿了抿唇。


“他想要毁了这个世界。”


下一句话还没开口,就被嵬打断了。


“而你是黑袍使,所以,你杀了他。”少年清脆的嗓音颤抖着,哽咽着。


“嗯。”


沈巍只能再一次点了头,嵬的声音像是传进了他心里。


“那你为什么不问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嵬不相信自己的弟弟会想要毁灭世界,他更不相信是自己亲手杀了弟弟,“他从小——最听我的话了。”


沈巍似乎想起了他一直遗忘的时光,那个山洞,那片天地,那个像白面团子一样的小孩。明明是双生子,他却跟自己完全不一样。他总是黏着自己,会牵自己的手,会跟在自己身后,会在自己怀里撒娇,会甜甜地叫“哥哥”,会笑。


是啊,他从小最听自己的话了。让他在家里等着,他就绝不会离开一步。让他拉好自己的手,他就不会松开。让他跟着自己,他就绝不会跟丢,哪怕,那步子,对于他来说吃力。


他好像问了,他问夜尊为什么这么恨他。但,这真的是问他为什么要做那些事吗?或者说,真的是问他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吗?


“我,没想过问。”


沈巍的脸上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火辣辣的疼。心也像是被什么利器划开了,好像在流血。


似乎从万年前他就认定了夜尊本性即恶,他从没考虑过夜尊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没想过,那个听话的小孩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他只知道,夜尊在作恶。他只知道,他要阻止夜尊。他只知道,夜尊是他必须要除掉的敌人。


那一滴一直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终于从嵬的眼眶里出来了,冰冷的温度划过脸颊,落到脖颈,渗入黑色的衣领。紧接着,眼泪像断了线一样地流个不停。


这个就算受了无数伤命在旦夕都没有哭的少年,在此刻哭了。


“你可不可以不要出现?我不要朋友,也不想当黑袍使了。”


眼泪还在流,嵬却是笑了。


“我只想当弟弟一个人的嵬。弟弟永远没有异能都没关系,我可以永远保护他,我会永远都是他的嵬。”


语速很快,语气很急,透露着嵬的心慌与恐惧。


“我爱他。”


嵬终于说出了这三个字,饱含着他对弟弟所有的爱意。


林间寂静,嵬的这句话听起来格外响亮。


嵬顶着一脸的泪痕看向了万年后的自己。


“你为什么会忘了呢?”


为什么会忘了弟弟是那么好的一个小孩?为什么会忘了弟弟最听我的话了?为什么会忘了我爱他呢?


可是,此时的沈巍只能说一句。


“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呢?沈巍自己也不知道。


是对不起他忘了这么多东西?


又或是对不起他亲手杀了他的弟弟?


还是对不起他不能答应这个万年前的自己他不能出现?


嵬看着这个万年后的自己,依旧在哭,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为什么而哭,可能因为这原因太多了。


一万年后的我,你可不可以不要出现?


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弟弟。


我不想当天下人的黑袍使,只想当弟弟一个人的嵬。


乍然,梦醒。


四周一片漆黑,仍旧是这个熟悉的公寓。沈巍从床上坐了起来,那双眼睛仍旧没有焦距。


没有那片树林,没有万年前的少年,有的只是沈巍一个人。


是梦吗?


可为什么这么真实?


沈巍出了一身汗,呼吸的频率也乱了,在这寂静的空间听得格外清楚。


“哥哥。”


一个还带着稚嫩的软糯声音响起,沈巍抬头看去,看到了一个身高只刚刚比床的高度高一点的白面团子。说是白面团子,其实是一个小孩,不过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


他的脸上肉嘟嘟的,还带着婴儿肥,不过脸色不像平常孩子一般红润,是苍白的。可一抹能晃花眼的笑容看起来格外亮眼,不大的黑色瞳孔里满满的装的全是一个人。


是自己。


就在沈巍颤巍巍地伸手去摸的时候,小孩消失了,随之出现的是一个少年。


依旧是一身白衣,不过那头黑发却变成了银灰色,就这样披散在身后,眉心还有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他的那双眸子还是很漂亮,里面带着明显的恨意,但更多的却是浓的抹不开的爱意和依恋。那双眸子里还泛着泪光,湿漉漉的,似乎永远也干不了。


“我亲爱的——哥哥。”


那双漂亮的眸子里还是只有他一个人,满满的,全是。


沈巍就这么看着,就在他的指尖快触摸到少年时,少年就这么消失了,化为烟尘,随风而散。


屋里仍然只有沈巍一个人,月光透过窗户洒在地上,洒在床上,洒在沈巍的身上。墙上挂着的钟还在走着,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