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梓離水的小粉丝

我是小小搬运工٩(•̤̀ᵕ•̤́๑)ᵒᵏᵎᵎᵎᵎ日常帮墨梓離水大大搬文,目前有执离,德哈,all面(朱一龙水仙)

【夜面】黑暗中的双面缘(二)

第二章  被压天柱

沈面带着反抗团的人出去了,但他万万没想到就在这天他的生活又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黑一白两个人影打了起来,两个人都戴着面具。

沈面听说这人是那边的黑袍使,看来确实有几分能力。

过了数招,两人还没分出胜负。刀锋一闪,沈面脸上的面具就被割成了两半,落到了地上,那张脸露了出来。

却没想到,一声“弟弟”将沈面的动作给打断了。

看着那人取下了面具,沈面连眼睛都没眨一下。熟悉而又陌生的容貌让沈面吃了一惊,“哥哥”这个称呼脱口而出。

两人对视良久,两双眸子的目光交汇。

十几年来,沈面想过无数次他们重逢的场面,想那时他要说些什么。他想问哥哥为什么要抛弃自己,想向哥哥诉苦,告诉他自己这些年过的有多苦,想得到哥哥的安慰,哪怕只是一句话。

可真正到了这时候,沈面却发现,那些话全都堵在了嗓子眼,一句话也出不来。

原来,没了自己,哥哥过的这么好,甚至成为了万人敬仰的黑袍使。他有了部下,有了朋友,不再是只有一个病弱弟弟的少年。原来,没了自己的拖累,他过的更轻松,更好。

但沈巍没给他思考过多的时间,不可置信的目光落在沈面身上。

“弟弟,你——居然是反抗团的首领。”

沈面立马慌了,他不想让哥哥误会自己。

“不是的,哥。不是这样的。”

沈面拉着哥哥的手,跪了下来。心里的委屈全都涌了上来,竟是哭了出来。

“那个贼酋,他控制了我,让我替他卖命。这么多年,我找你找得好辛苦啊!”

沈巍蹲了下来,伸手搭上了沈面的肩,他在愧疚。

但沈面没想到,接下来他会听到这样一句话。

“对不起,弟弟。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

沈面头埋的更低了,沈巍的话像是一把利刃,在他的心上剜。

原来,这么多年,自己对于哥哥来说就是一个死人吗?还是说,哥哥希望自己已经死了——

也是,有谁会喜欢一个没有异能,还动不动就生病的弟弟?自己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累赘吧。

多少次的生死存亡一线间,就是找到哥哥的念头支撑着他活了下来。若是没有夜尊,若是自己再懦弱一点,那么自己可能早就死了千百回了吧——

那边的赵云澜解决了对手,听到这话,惊讶的转过头。

“弟弟?他是你弟弟?”

变故就在这时发生,积压了多年的怨气和委屈让沈面昏了头。

“怎么会?该死的人,是你。”

下一刻,突然被攻击的沈巍直接倒在了地上,脸上还带着不可置信的疑惑。

却没想到,这时,四圣器突然出了乱,从箱子里飞了出来,在空中旋转着。时空裂缝被打开了,赵云澜也是时候该回去了。

沈面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突然觉得自己异常可笑。他的亲哥哥,对一个外人那么紧张。物是人非,十几年的时间足以改变很多事情。

或许,自己本来那时就应该死了。一直以来的信念破碎,自己于哥哥而言就是个多余的存在。

在哥哥心中,终究还是外人更重要一些。可在我心里,哥哥以外的任何人都不过是沙砾芥子。

自从你当年离我而去,我就戴上了这个面具,就为了不想看到这张和你一模一样的脸。

沈巍的心神全在昆仑身上,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亲弟弟陷入危险。

直到一个恐慌的声音响起,才拉回了他的神智。

“哥!救我!”

沈面被一股强大的吸力控制着身体,他立马就看向了沈巍,伸手想要让哥哥救他。

他看到,哥哥在犹豫,他不想救自己吗?

但是很快,他的手就被哥哥拉住了。这时,沈面心里还是高兴的。这是不是说明,哥哥还是在乎他的?

一番生死较量,就这么展开。拉锯战持续了整整几分钟,最终,那两只手还是松开了。

这边,沈面坠入了无底深渊。那边,沈巍仍旧站在原地。

沈巍的眼前还映着弟弟的眼睛,失望,愤恨,不甘,以及脆弱。那双眼睛说了太多东西。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没有抓住弟弟,地面塌陷,只能看着弟弟坠下去。那只还伸着的手似乎还在向自己求救。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呢?

天柱之中,一片黑暗,没有一点光亮,一片寂静,没有一点声音。

沈面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反应,他的哥哥,又抛弃了他。第二次了,这是第二次抛弃他了。

寂静的空间,突然传来一声清响,像是雨滴落在地上发出的声音。

原来,沈面哭了。泪水滑过脸颊,滴在了地面。若是平时,这声音肯定听不到,可正因为这里一点声音也没有,所以仅有的声音才会被无限倍放大。

黑暗中,一身白衣的少年双膝跪在地上,双手撑在地上。银灰色的长发散了,末端都没到了地上。看不清少年脸上的表情,但是从那颤抖的身子和哽咽的声音可以略知一二。

一片黑暗中,根本没有时间的观念。不知道过了多久,沈面才听到除了自己之外的其他声音。

“面面,不是答应了我不哭的吗?”

夜尊苏醒了。

沈面没有回答他的话,夜尊开始打量起周围的环境。

“怎么我就睡了几天,面面你就把自己折腾到这种地方来了?”

沉默半晌,终于有了回应。

“夜尊,我好怕,这里好黑。”

得到回应,夜尊松了口气。

“不怕,有我在呢。”

夜尊开始查看起沈面的记忆,却被这些画面给惊到了。

“我早让你放弃找你那个哥哥,你非不听我的!你看看他都把你害成什么样了!”

“不是的,哥哥他只是不小心没有抓住我,他是想救我的。”

“如果他在乎你,为什么会不来找你,任你在反抗团受欺负?重逢时,他没有注意到你为什么有了异能,为什么头发白了,他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质问你!这么多年,他早就以为你死了!你在他心里的地位连那个昆仑都不如!”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哥哥不会这样对我。”沈面依旧在欺骗自己,自己心里明白是一回事,被别人给赤裸裸的说出来又是一回事。

本来泪痕还没干,现在眼泪又像断了线一样地往下流。

“现在我们被关在这里出不去,也不知道会被关多久。”夜尊心下了然,一下子让面面放弃哥哥是不可能的。

“我不知道——”

“这鬼地方哪是人待的!简直欺人太甚!”

“夜尊,我怕黑。”

“我知道,有我在。你闭上眼睛,就当是睡觉了。”

“可是我睡不着。”

“多闭一会儿,就睡着了。”

“我们现在这样,你还能积攒能量吗?”

“可以,”不过要费力些,花的时间也更久。

“那就好。”

“放心吧,我会想到办法让你出去的。”

“你能不能给我说说你的来历?”

“不是说过很多次了吗?我是你的一部分,就住在你心里。”

“那——你究竟是我的哪一部分?”

“我是你缺失的那一部分,你没有的,我都有。”

“哦。”

……

不知不觉,沈面的哭声已经停止了,只剩下两人的交谈声。


【夜面】黑暗中的双面缘 by墨梓離水(一)

※本文夜尊为面面的另一部分,相生相依,共存一体。万年之后,夜尊从面面体内脱离出来,有了独立的躯体。

※面面是那个小阔怜面。夜尊是一个强大的个体,占有欲爆表,暗黑病娇程度满星。

※两人一起联手对付沈巍,所以,虐沈巍,没话说。

※如不能接受以上条件,手动退出,好走不送。


第一章  生死存亡的危急时刻

阴沉的夜,寂静的山林,却传来了打骂的声音。响亮的巴掌声听起来格外骇人,还有重物砸到地上的声音。男人的咆哮和责骂的声音在这片空地响起,一直传到很远。

“废物!不愧是全家死光被亲哥哥抛弃的废物!”

听到这话,一直站在旁边挨打的少年并未出话反驳,只是暗暗咬紧了牙关,嘴角还有鲜血,印在如白瓷般的肌肤上。

“不过你放心,不管你那个亲哥哥跑到哪里,我都会把他抓来。你们兄弟俩一个都跑不了!”

这话却像是触碰了什么机关,让一直隐忍着的少年突然发了狂。那双眸子里布满血丝,双目赤红,凌厉的眼刀甩到对面的中年男人身上。

“我的哥哥,只能由我来亲手杀死。”

少年的声音十分好听,残留着孩童时期的软糯,又有少年时期的清越。

夜尊伸出双手抓住了贼酋的脖颈,使尽了力气,可是他那点绵软的力气哪里够杀人?反被贼酋给扼住了咽喉。

“就凭你,也敢对我动手?”

呼吸到的空气越来越少,甚至胸腔都开始发疼,窒息的感觉让夜尊大脑一片空白。

却在这时,一个醇厚低沉的声音从脑海里传来。

“面面,让我来,放心地把身体交给我。”

还来不及思考,他的意识就开始模糊,整个人都像是飘到了云端。

一阵痛苦的嘶吼声响起,众人只见原本没有异能的夜尊突然觉醒了异能,竟然开始吞噬贼酋。

那一头黑发顷刻之间变白,在黑暗的环境中格外显眼。

原本异能强大的贼酋居然就这么被夜尊给吞噬了。

夜尊的时间不多,他积攒了十几年的能量全用在解决这个人上了,能量完全透支。身体支撑不住,只能跪在了地上。

胃部传来恶心的感觉,两三缕银发飘到他眼前,他才看清楚原来他的头发变白了。不过,还好,还好替面面解决掉了那个一直欺负他的讨厌的男人。

夜尊的意识又陷入了沉睡,沈面清醒过来,却发现了周围的人都在看着他。身体习惯性地往后缩,抬手挡住自己的额头。

周围的人突然叫了一句“老板”。

沈面颤抖的身子这才止住了,挥手之间居然发现自己觉醒了异能!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是夜尊吗?是他帮了自己?

多少年了,从出生到现在,他一直渴望觉醒异能。因为没有异能,他害怕哥哥会因为自己是他的累赘而抛弃他。因为没有异能,在受欺负时他只能默默忍受。因为没有异能,他受了多少苦多少罪!这些都是旁人想象不出来的。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他终于觉醒了异能。

一个金色的面具出现在了沈面面前,他伸手接过面具,抬手抹去嘴角的血痕,将面具重新戴在了脸上。

“夜尊?你没事吧?”沈面在心里呼唤着那个人,却久久得不到回应。

沈面的内心出现了恐慌感,他怕那个人出事。

第一次听到那个人说话,是自己还没被哥哥抛弃的时候。起初他还以为是他出现幻觉了,直到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三四次,沈面知道,不是幻觉。

但是他不敢告诉哥哥这件事,他害怕哥哥会因此觉得他不正常。

那个人一点也不像个孩子,总是一副大人的口吻和语气。他告诉自己他是自己的另一部分,就住在他的心里,只是他暂时没办法脱离自己的身体。

那个人跟自己完全不一样,他强大,霸道,坚强,勇敢。但他却会一直陪着自己,听自己讲话,跟自己聊天。虽然每次在自己说哥哥有多好的时候他总是会发出嘲讽的声音。但是沈面很开心,有这么一个人一直陪着自己。

那天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忘不了的梦魇,哥哥抛弃了他。哥哥终于受不了他这个累赘的拖累,把他抛弃了。

如果不是那个人一直安慰自己,自己根本就振作不了。后来的日子简直如同人间炼狱,反抗团的人对他非打即骂,还嘲讽他是个没有异能的废物。

这段日子里,唯一的温暖就是那个人。他会在自己受伤时心疼自己,会在自己难过时安慰自己,会一直陪着自己,不论是白天,还是晚上。

那个人说:

“该死!他们居然敢这样欺负你!等我能掌控身体了一定要他们好看!”

“别怕,有我在呢。就算世界抛弃了你,我也与你同在。”

“疼吗?一定很疼吧。你现在的疼痛我到时定要叫他们百倍千倍地奉还!”

“什么废物?面面只是异能还没觉醒。他们才是废物!”

“面面,你再等等,我很快就攒够能量了。到时候我就能塑造一个新的身体,我可以保护你了。”

“面面,让我来,放心地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要是那个人出了事,沈面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他知道,夜尊提前动用了他攒的能量,不然他现在还不能掌控自己的身体。

“夜尊?”

一声又一声的呼唤在心里响起,透露着主人的无助与恐慌。

沈面那张被面具遮着的脸被泪水打湿了,眼里还泛着泪花。

“面面,不许哭。”一个微弱而又无力的声音响起,“对不起,我要沉睡一段时间了。还好我帮你觉醒了异能,再也不怕有人欺负面面了。”

“嗯,你睡吧。”知道夜尊肯定受了伤,需要休养,沈面在心里点了点头,“我不哭。”

夜尊听到沈面的回答,才放了心,意识陷进了沉睡里。

那道气息虽然微弱,却始终感受得到,沈面微微松了口气。

自那日起,沈面便改了名。他觉得夜尊既然是他的一部分,却不能支配他的身体,有些对不起他,所以改成了他的名字。另外也是,想要抹去那些伤心的痕迹。

当时夜尊听到他的想法时,也只是笑了笑,但沈面从那笑声里听得出当时他心情应该很好。

夜凉如水,天上的月亮还是那么暗淡,林间还有不知名的鸟在鸣叫。而反抗团,现在已经易了主。